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10章 老夫浑身充满力量!

月夜山林,目送酆都神灭的三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他们心中都在为这让万灵敬畏了无数时代的大神默哀。

杨厚土缓缓走到远处那剑尖所在,轻蹲下凝视着它。他缓缓的闭上双眼暗自调动着灵台内的裁决之力,酆都意识全散,裁决之力与他的灵识契合已然建立。

刚刚注入的神力让杨厚土感觉迈入了一个新的世界,一种全然不同于灵力的力量在他的脑中逐渐成型。

生疏的尝试之后,眉心印记骤然亮起。裁决之力缓缓从其中现出,一丝一丝的涌向了那冰蓝的剑尖。果然,正如酆都所言。那神物没有排斥杨厚土所释放的气息,从土层之下一点点的被牵引而出。

这么长....闭着眼睛的杨厚土在眉心印记的感应下与睁眼无异。看到那足足四五十公分长的剑刃他心里嘀咕着。这...戳进去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算了!又不是第一次往里塞东西,怕球。杨厚土不再多想继续牵引着它融入自己的灵台。

一旁的三戒与姜浪见那玩意儿一点一点的没入杨厚土眉心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修行了这么久,他们还真没听说灵台这任何修行之人都要随时保持清明的地方还能随便塞东西的。。。

还好,那玩意儿在临近杨厚土灵台的时候逐渐缩小,最后化为了细针大小才完全没入。要不然眼见凶器插脑袋里,两人心里真的会有影的....

“呼....”

做完这一切,杨厚土站起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好像踏入这行开始,这人生呐,就是这么刺激。鬼见了,佛见了,天使也碰到过,这不,神和妖都碰上了。阳这么乱,谁知道自己还能碰上个什么....未来可期啊!

“走吧!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姜浪同样叹道,没了一个神佛,这事儿怕是闹大了。抓紧时间离开这是非之地才是王道。

此次来这山中,原本只是想要打探一下消息,谁知瞎猫遇见死耗子,一晚上的时间把什么事儿都做了。就是...那6前辈死得实在是太过冤枉。不知同道们知晓后,是否也会与他同样唏嘘。

夜色正浓,将两个化石佛的罗汉掩盖之后,三人急匆匆的离开了这是非之地前往云来市医院。

赶到医院的时候正值后半夜,三人直奔葛念病房。杨厚土已经等不及把人参须拿去葛无忧那儿邀功了,正所谓差一竿子就进洞的那颗球才是好球,真真的半夜不见如隔三秋哇!

病房中,葛无忧也许是经过了连翻劳顿太过疲惫,此刻已经趴在病前沉沉睡去。而葛老爷子却不知何时已经醒来,上的外伤实在严重,所以他就这么躺着眯着眼看着守着自己的孙女脸上扯出一丝微笑。

“无...

.”杨厚土一踏进病房刚准备喊呢,就见葛念给他使了个眼色,这才现睡着的葛无忧连忙闭上了嘴。看着她就连睡着了都锁着的双眉杨厚土心里掠过一丝心疼。最近这事儿多的,就连他都觉得心疲惫更何况一个女孩子了。

紧跟着杨厚土的二人见状尽皆默然。

“老爷子,我给你带了好东西。”杨厚土蹑手蹑脚的跑到葛念面前冲他挤眉弄眼儿的悄声笑道。

葛念盯着他总感觉这小子有点儿不怀好意的样子,以前看这小子怎么看都觉着顺眼。奇了怪了,怎么今天不停的听自己孙女在面前念叨这小子,她倒是念睡着了,把自己都给念醒了。

总感觉自己精心呵护的一盆花就要被别人连盆带土给端走了似的,突然有些感觉这小子怪怪的不像是个好东西来着?

“嘿嘿,您瞧。”杨厚土笑嘻嘻的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截老参精的胡子悄悄道:“来,吃了它。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东西喔。”

葛念皱起眉头盯着杨厚土手里的那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问道,“这...什么?”

也不怪葛念不识货,虽然他已经感应到了杨厚土手里的东西正释放着一股精纯的生命气息。可那卖相也真够寒颤人的,青黄青黄的一截儿东西,上面还沾着不少的黄泥,以他的阅历愣是在脑子里搜不到什么好东西跟面前这玩意儿是同款。

“诶?您可别嫌弃,这玩意儿铁定比那虎精的鞭子还补,赶紧的趁....我一溜小跑给您送回来的,新鲜着呢。”说着,杨厚土又把手里的东西朝葛念嘴边递了递满脸的真诚。说实话...要不是自己在追您孙女儿,以杨厚土的个,估计葛念还真没这福气吃这千年老人参...的须...

“你住...呃!”杨厚土这不说还好,一形容直接让葛念更加的不想碰这玩意儿了。什么叫趁?这玩意儿怎么看都跟那新鲜两个字沾不上边啊!眼见着那未知的东西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葛念张嘴惊呼本能抗拒。

眼疾手快的杨大湿心里默念一声“走你”一把就将那人参须连须带泥整个儿给葛老爷子塞嘴里了。

“你干什么!”葛念的声音惊醒了沉睡的葛无忧,他见杨厚土龇牙咧嘴的正往自己爷爷嘴里塞东西,自个儿爷爷还双目怒睁的反抗着不由得心里大惊。顾不得多问,站起来就要去拉杨厚土捂着葛念嘴巴的手。

姜浪上前一步拉住她,道:“别慌,放心吧。这东西吃下去真的对葛前辈子有极大的好处。”

什么?挣扎着的葛念强忍着嘴里满嘴泥沙的恶感眼睛一转瞪着姜浪,他姥姥的!这赶尸后辈在自己面前这几天很是沉稳,怎么跟着杨小子出去了一趟就变了?

无忧

这样,姜浪也这样。就连那向来敬重他的三戒和尚也站在后面傻笑,杨厚土你有毒吗?

恼怒中的葛念被捂着嘴正待默念地术收拾这小子的时候,突然觉得嘴里的那怪东西好像融化了一般化作一股流顺着自己的喉咙就流入了体内。

“唔~~~呜呜~~~”

“呃...”杨厚土见老爷子一脸涨红的样子有些吃不准赶紧松开手,等下一不小心把这老家伙给捂死了就惨了。

“啊~~~好...好舒服。。。”终于被放开的葛念长长的呻吟了一声。

这声音....为亲孙女的葛无忧听了直接脸都红了。

病房中的四个小辈见老爷子这德行都有些犯怵,特别是杨厚土这个始作俑者心里更是忐忑。这。。。这画面由不得他不慌啊!只见那上躺着的葛念此刻脸色潮红,一个嘴筒子让杨大湿用力过猛给按得紫红紫红的,须皆乱的模样哪儿有半丝葛念平时的仙风道骨。

关键是,此刻的他居然一脸那啥的表嘴里时不时的还嗷一声.....哎呀嘛!杨厚土贼溜溜的看了三戒一眼。眼神里就一个字:你确定你扯的是老人参的胡子不是它的鞭?啥人参能把一个修这么多年的老家伙给吃成这德行....

就在众人心里都有些犯嘀咕的时候,病上的葛念开始起了变化。

丝丝青光从他面上浮现,只见他脸上交错纵横的伤疤这一刻开始以眼能见的度愈合,结痂,脱落...不过片刻,葛念脸上原本看起来有些恐怖的伤口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比葛念未受伤之前还要年轻不少的面容。

就连头上的满头白居然都逐渐开始转变,最后居然变成了一头灰白。众人震惊了,这....这整个看起来起码年轻了十多岁啊!

“老...老爷子?”杨厚土结结巴巴的喊了句,没办法,现在的葛念脸上的皱纹都快没了,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抖擞的。平时这称呼贼顺溜,现在却有些拗口了。

葛念躺在那儿自己都有些如梦似幻的,听见杨厚土喊他,他嗯了一声还没反应过来。这会儿没镜子他不知道自己的容貌变化,但体上的变化他是实在的感受到了。一个字,状态贼好贼好的。

这一刻的他浑哪儿还有一丝的疼痛与不适,翻就坐起来抬起自己的手掌不停的打量着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那什么...人参精的..根?胡子?”杨厚土转头问三戒,“你具体扯的哪儿?”

三戒冲他翻了个白眼儿,“我哪儿知道,就是回手掏...”

“您,没事儿吧?”这事儿当着三戒在杨厚土必须得确认好了,没事儿的话有功自己揽。要是吃出毛病

来整个回光返照啥的就三戒这个秃子顶上去。

葛念愣愣的看着杨厚土,那眼神盯得杨大湿后心儿凉。“我...看起来像是有事儿的样子么?呵呵...呵哈哈哈哈...”

玛德。出妖了!杨厚土一个箭步窜到三戒后,“要出事要出事啊!”

正在这时,几名不之客恰巧踏入病房。这些,不是人....

“葛家葛念?”来者当头一人一袭黑衣装扮手提锁魂链,看魂力强度应该是个巡查差级的野神,后跟着四五个同样装扮但上气明显不在一个层次的普通差,听声音好像有些来者不善。

被上变化惊喜到有些晕乎乎的葛老爷子缓缓站起子看也不看是谁淡淡问道:“有事儿?”

“在下油锅府域治下巡查差,奉佛命前来带葛家葛念到庆云寺问话。”巡查差看着葛念冷冷道。

葛念浑然不在意这巡查差的态度,道传是与非佛传神们较为亲近,可那也那得分对谁。路子对了,一个普通差在他们面前都能得到足够的尊重。而眼前这位从态度上来看明显已经是亲近佛传的那档子鬼了。

对这类存在,葛念一向都是不待见的。更何况他还这态度。

葛念很实在,也很直爽。

“滚。”

巡查差闻言大怒,喝道:“葛念!我劝你识趣点,别以为你是老道传就能对我堂堂巡查差如此态度。真当我怕了你不成?”怒骂间气滚滚,锁魂链哗啦啦在他手中作响。他已知这葛念是地师巅峰级存在,论实力他的确不够人家收拾的,可他后有佛,在这阳界办事何曾怕过谁?现在就连油锅府域的牛魔神君的名头都不如他后的佛好使。

“听不清?我说....滚!”葛念冷哼一,一股庞大的灵力威压从他上咆哮而出直接冲向了巡查差。

“你敢....”巡查差简直不敢相信这葛念居然敢直接对他动手,话音未落直接被那咆哮而至的灵力给狠狠的拍飞狼狈的与后的几个差倒飞而出。

在杨厚土等一干后辈目瞪口呆之中,葛念完美的将那病号服诠释出了将帅铠甲般的霸气。

只见他哈哈大笑着拍了拍上皱巴巴的病号服,道:“佛?要来问话让他自己来,老夫现在....浑充满了力量!”

杨厚土:........

姜浪:..........

三戒:...........

葛无忧:爷爷您没事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