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11章 准天师葛念

“好!很好!”那巡查差咬牙恨声道:“希望我佛亲至之时,你可不要后悔!我们走!”

那巡查差估计也是被强势的葛念吓到了,撂下一句狠话之后连半秒都不停留直接就带着手下差化为一阵风离去。

葛念撇了撇嘴,“还我佛呢。明明满脑袋的头非得往那些秃子上蹭,呸!瞧不起你。”

............

病房内一群人目瞪口呆。就连最了解葛念的亲孙女葛无忧看着眼前人都有些犯愣,这还是自己那个修养整与茶道相伴的爷爷么?

前后差异太大,谁都无法把面前这个有些癫狂的人与那平里以仙风道骨为标尺的葛念联系到一起.....

“您...您这是,神魂威压!”四人中,唯独修为最高已经跨入地师的姜浪好像看出了什么脸色狂变冲葛念深施一礼道:“恭喜前辈步入准天师境界,挣脱枷锁指可待!”

准天师啊!与那极难到达的天师境只有半步之遥,踏足此境!天师将不再是梦!此刻的他完全能够体会到葛念为什么会像现在这样有些癫狂难自抑,那是对渺茫奢望即将达成的放浪形骸。

葛念闻言更是畅快大笑,多少年,多少年了啊!那颗道心被困枷锁之中早已随着躯的老去而变得腐朽,原本以为这辈子已然挣脱无望。谁曾想自己居然能在这千年参须的帮助下洗涤修复的同时居然就这么自然而然的突破了。

“儿啊!你爹我终于有能力保护你了。你...在哪里!”这一刻,葛念老泪纵横。压在心中这么多年的对儿子的思念这一秒钟不可抑制的爆。

行走阳路的道传们太难了,每一步踏出都有可能招来灾劫。葛长笑离家多年未归,为父亲和儿子的他明明未死却不归家,葛念何尝心中没有些那方面的猜测。无非就是不想牵连他们而已,可自己一个垂垂老矣的地师就算明白这些又能如何?

地师巅峰听起来已经是道传中的顶尖存在了。可地师就是地师,虽与天师仅一字之差,但在神佛眼中的威胁度却有着天壤之别。能够以地师境界让地府稍有顾忌护得葛家周全,葛念已经做得很好了。

随着自己的老去,葛念经常夜不能寐。

那种如影随形的压迫感让他无法安然入睡,自己死后将魂归何处,儿子处境如何,孙女是否能够在这如履薄冰的道传人生中自保....诸如此类的念头不停的在他脑中盘旋,挥之不去....那看起来传承悠久的葛家随时都有可能随着他的逝去崩于无形。

但,从现在起,一切将会变得不同!

他!葛念!已然打开了通往天师的半扇门,突破天师指可待。从今往后他葛念也能踏入

那个层次,那个让地府众神佛需要顾忌人群中的一员!

无论如何,这传承无数年的葛家重新拥有了立足阳的资格。

“天师?”葛无忧听姜浪这么一说同样也被震得不轻,为道传世家传人的她哪儿能不明白这两个字所代表的意义。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爷爷。

葛念在经历了最初的心灵激dang)之后已经恢复了平和,他慈的看着自己的孙女点了点头。微笑道:“爷爷做到了。”

杨厚土和三戒两人目瞪口呆嘴巴齐齐o到了最大.....

他们都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装着参精须的口袋,我勒个去!吃这玩意儿居然能吃出个天师来?这么夸张的么?那老人参整根撸来煮来吃了会不会立地飞仙?

对视一眼,他们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抹精光。

“你...给我一根吃吃看?”杨厚土不怀好意的盯着三戒捂得严严实实的口袋道。

三戒警惕的按着口袋道:“你不是还有嘛!干嘛不吃你那根。”

“我这根是留着回去孝敬我的,你那儿不是有两根儿嘛,你又没有长辈还在世的。给我给我....等我吃了那啥,喔!功力大增!我们去把那人参给绑了,把他浑带毛的地方都给拔了到时候还你一把!如何?”杨厚土嘿嘿笑道。

“胡闹!”

两人正扯皮呢,葛念走了过来正色道:“人参成精不易,为道传怎么能起这种歪心思,好好修行才是正途。老夫已滞留地师巅峰境界多年,碍于体已然老朽后继无力才迟迟不能突破,没有量的积累怎能有蜕变之机!真要吃个参精就能成天师,那这人参精还不早被吃绝种了么?”

让葛念这一通数落,杨厚土讪笑着挠了挠头,可转念一想。诶?不对啊!我给这么好的东西给你,让你踏上人生巅峰。看效果这么好,我想吃一根咋了..你干嘛还数落我...这糟老头子...坏得很。

想着自己口袋里剩下的那截儿参精须杨厚土心里就暖暖的,他已经可以想象自己吃了这东西之后对子能有多好了。想着她老人家那满头白和深深的皱纹杨厚土心里就堵得慌,现在的他已经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回青山镇了。

有些想家了啊!这趟出来又有这么久了,也不知道家里什么况。嗯,离开云来自己就回老家!

.............

葛念心大畅,说教完他俩一秒后又笑盈盈的把这病房当作自己家一样招呼大家坐下。

姜浪把几人这一晚上所经历的事大致给葛念讲了一遍,再听到自己的老友堂堂茅山上代天师居然死得这么憋屈的时候葛念心里一阵的绞痛。

道传已然没落,能修成地师的更是少之又少。更

何况6乘风可是真正的茅山正传啊!

在这天师不出世的时代,6乘风与葛念此类存在已然成为了道传阳间的泰山北斗,少一根,于道传而言便是重创....更何况茅山与葛家祖上本就是一家,一金一火虽有南北之分但确是实实在在的同门。

当听到酆都灭了敕妖佛的时候哪怕是已经踏入准天师的葛念仍旧震惊的站起不可置信的盯着杨厚土。

“你真的...那可是神佛啊!”葛念颤抖着手指指着杨厚土,看着他那一脸无辜的样子有些气得说不出话来。你说你没事儿硬气什么?自己现在准天师也不过是堪比三级神佛而已,这小子一个灵师怎么就这么大胆子!

杨厚土挠了挠头,嘟囔着:“又不是我干的...明明就是酆都自己...”

“你还说!若不是你强出头酆都大神吃饱了撑的会跑出来把那神佛给灭了?那可是拥有佛号存在的大佛,在小西天众多金罗汉中脱颖而出的哪个是好相与之辈!你们这次可是捅了大篓子了。”葛念大怒,这些小辈可都是道传的希望,他不希望任何一个因为冒失而出事。

姜浪见杨厚土那憋屈样连忙出声解围道:“前辈放心,此次去山脉中的一佛双罗汉一个都没出来,此事应该不会外泄。”

“哼!最好如此,否则这辈子你就只能跟你那老子和我那不孝子一样亡命天涯吧!简直不知天高地厚!”葛念气呼呼的一股坐在病上感觉脑仁儿疼的慌,这些个小辈怎么一个比一个不让人省心呐!

敕妖佛魂消之事要隐瞒是肯定瞒不住的,因为信仰线牢牢的掌控在他的上级佛中,敕妖佛信仰线一断,必定会引起那乌巢禅师的警觉。到时这云来非得大乱不可!死了一个城隍间大不了再派一个上来就是,但是死了一个佛。这事就完全不同了。届时乌巢亲至,这小小云来城的所有道传、灵族必定一个都逃不了。

“不行!我们得赶快离开。”葛念皱着眉头道:“若那乌巢禅师真的亲自来了,到时候真的不知道会出什么事。二级尊佛哪怕是小西天里都是翻手为云的人物,若是他执意要在这云来中乱来。怕是稍有嫌疑的人一个都跑不掉。快!将此事隐去关键告知茅山吴道,让他也尽快离开云来!”

姜浪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转便拿出电话去了门外,应该是通知吴道去了。

见姜浪出门,葛念连忙招呼着葛无忧收拾东西。外面的天色已有些蒙蒙亮,不知不觉杨厚土和三戒已经折腾了一个通宵。但他们谁也没有困意,在葛念的话语中他们后知后觉的这才现了此事带来的危机有多么的大。

杨厚土此时此刻才真正的了解到道传的艰辛和佛者的霸道...

..

在部队里培养出的血让他此刻越觉得心中沉闷,双拳紧握的他有些自内心的无力。所谓的夹缝求生应该就是对现在的道传最为现实贴切的写照了吧。平时与间那些说了不算的神们还算有些交,但一旦出事,来自于小极乐世界的佛者一出。仅仅一个怀疑就极有可能抽魂拘魄。

道传!曾是游走阳安魂一方的修者。而现在这两个字代表的处境确是尴尬和憋屈。毕竟那些隐士天师与妖修们不可能因为少数的遭遇而再次掀起一场注定无法得胜的大战。

神佛们也是看准了这点,行事才越来越霸道。

想到这,杨厚土心里有些羡慕那些没有灵根的神棍了,自由自在的忽悠度。又或是在花城碰上的那个叫李波的不人不鬼的怪物。他们生活或许不如真正的道传好,但却胜在无拘无束不会为修行路,亦或者生后之事而烦恼。

“告诉他了?”见姜浪回到病房葛念问道。

姜浪点了点头,道:“6前辈的事和云来即将大乱的可能我已告知,不过他上还兼着官方的事务需要停留云来,只有我们先行离开了。”

“恩。”葛念应了一声,转头看向杨厚土三人,“走吧!我们直接去机场返回锦城。未免意外,小姜你与我们通路。绕道从锦城再返回家中吧。”

踏出医院,天已放亮。众人迎着朝阳均是心中沉重,在这不起眼的小城中,众人都感觉到了一股看不见的压力,这让他们心中都升起了一丝想要赶快离开的警觉。

道家人,修天地灵气,直觉是很准的。

“出租车!”杨厚土见一个亮着空车灯的计程车正开过来连忙招手喊道。

可就在这时,他突然愣住了。

只见那出租车突然定住了,不光是那车,周围的一切仿佛都被定格。小贩们的叫卖姿态,上班族拿着手机啃着早餐的动作...一切仿佛瞬间凝固。

葛念等人同样现了这明显的异常,他皱眉看着这一切,长叹一声:“唉!该来的躲不了。”

果然,话音刚落。远远的一团金光从空中飘然而至。

“阿弥陀佛!贫僧马元尊王佛座下神佛止戈,见过葛施主。”金光落地,一个僧人从那光芒中缓缓现出形冲葛念施了一礼。道:“葛施主可真是贵人事忙啊!贫僧这厢亲自登门,不知施主此刻是要去往何处呢?”虽然那和尚脸上带笑,但一威压已经从他显得有些单薄的躯之上传来。杨厚土等人只觉太阳被压得生疼。

又一个佛!杨厚土心里一缩,不是说地藏座下高等佛不多么?怎么随时冒出来都是有佛号的存在!

“嘿!我葛念去哪儿需要跟你们报备么?”事已至此,多想无益。葛念冷哼一声踏出一步挡在四人前,上的神魂威压刹那释放与那佛威对上霎那间呈现出分庭抗争之势。

“哦?”那止戈佛一皱眉脸上带着一丝惊讶。

“准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