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13章 目标,阴曹地府!

院子里哭丧乐有些震耳,忙碌着的村民们并没有听到杨厚土的怒吼。而与杨厚土仅一门之隔的刘驼子确是听了个真切,他直接推开门冲了进来。

“驼子你帮我招呼一下乡亲,我去一趟我爷爷的坟地,等我回来。”杨厚土头也不回的边跑边对他喊道。

黑夜中,杨厚土与葛无忧打着手机电筒一路狂奔,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他爷爷杨铁柱的坟所在。

“爷爷!”二人打开灵眼,杨厚土高呼着。

坟地无声风起,一个个的魂从宅中缓缓走了出来。

“杨老二?”

一众魂现,杨厚土仔细的寻找,并未现他爷爷杨铁柱的魂,他顿时心咯噔一下凉了一半。

杨厚土见到魂现朝着一个熟悉的魂急声问道:“李二叔,我爷爷呢?怎么没有看到他。”

那魂看见杨厚土,叹了口气道:“你爷爷昨天还在这跟我们玩儿牌,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冲过来几个差直接就上链子把他拘走了。”

“是啊是啊!那凶神恶煞的样子真的好吓人。”旁边一个同村的魂长辈也附和道。

果然,杨厚土双拳紧握青筋暴露。

回来的路上杨厚土的脑子里闪过了很多的想法。走得太突然,杨厚土上次曾用灵眼探查过老人的生机,三魂七魄稳固,再活几年是完全没问题的。在没有任何病痛征兆的况下这么突兀的离开本来就不正常。

招不到的魂,爷爷又被无端带往间。

好!好得很!杨厚土不由得想起在云来时那止戈佛离去之时略有深意的看他那一眼。佛!!!

来得好快....短短一时间便开始对他动手了么?呵!不就是欺负我杨家没有天师么?

“现在怎么办?”葛无忧柔声问道。

杨厚土此刻心乱如麻,他空有一腔的怨恨脑中却想不出一丝的办法,这感觉让他烦闷得近乎狂。

坟地里的魂们见这杨家小子面目沉的吓人纷纷化为气悄然钻回了自己的宅,虽是同村人,但他们也不愿意沾染上官司。那差上门的场景真的太吓人了。

半晌后,杨厚土跪在杨铁柱坟前幽幽道:“做完丧事,我要下地府!”

“我陪你。”葛无忧没有疑惑,也没有劝解,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杨厚土闻言子颤了颤,他抬头看着安静站在自己旁的女子,道:“如果找回我,你愿意做她的孙媳妇么?”

葛无忧沉默了一秒,她看着杨厚土的双眼轻轻的点了点头。

看着葛无忧那在黑夜中犹如繁星般闪耀的双眸,杨厚土站起一把将面前的这个女子抱在怀中,将头深埋在她的丝间抽泣着。,您看到了么?有个女孩儿愿意陪我

下间找您。

道传看破生死,同样也能恰拾姻缘。没有那电影里的迷离浪漫,也没有里的海誓山盟。两颗心靠近需要理由么?不需要!一条路,两个人走才不孤单....因为杨厚土的离去暴露出的那一丝柔弱在这一刻揪住了葛无忧那颗心,两个同命人的关系刹那间被极限拉近。

既然下定决心,杨厚土就不会再顶着一副受伤的麻雀模样去面对。他牵着葛无忧的手双目中泪水逐渐敛去,只剩下坚定。宅中没有他的爷爷在,那有何留恋,二人大踏步离开了坟地。

杨厚土回到家之后再次仔细探查了一下的体,生机全无。这与花城那刑罚天使拘生魂不同,那些人生机尚在。而他却是真的死亡。躯已然故去,以他那普通人魂下到间之后受气侵蚀同化,断无再次还阳的可能。

他问过刘驼子,而刘驼子也不知晓具体况。

上午的时候,他过来帮干活。背上背篓跟打了个招呼后就上背后坡上拔花生去了。闷头干活的刘驼子把整块地的花生拔完后,一看时间,都已经过了饭点了。肚子有些饿的他这才装了一大背篓花生背回来想在杨厚土家里找点儿吃的再出来继续背。

结果,等他背着沉重的背篓踏进院子抬眼就看见倒在厨房门口一动不动的。他大惊之下连忙跑过去看,已经没气了,这才着急忙慌的给杨厚土打了电话。

后来惊动了村里人,队长这才招呼大家帮手开始张罗。

杨厚土没有再多问,对于普通人来说,问也问不出什么东西,徒增烦恼而已。

三天,杨厚土没有大cao)大办的做上七天大丧。以他放在葛无忧那里的钱在这杨家村绝对是富了。但他没有这么做,做三天的喜丧是传统,若是不做那十里八乡都会骂他杨厚土是个不孝子。他不想让自己死后被人说道,如若不然就连这三天他都不会去cao)办,招魂无果的他心里知晓,这无非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第三天,杨厚土亲自抬棺,将他的尸安葬在了爷爷杨铁柱的宅旁,看着面前这只有躯并无灵魂的两个土堆杨厚土心中萧瑟。

二老等着!等我抢回你们的魂魄,你们就安心的回到这里继续相守。这阳界不太平,待孙儿去替你们争个宁静之地安待轮回。

晚上,院子里的人们逐渐散去,杨厚土与葛无忧默默的收拾着家中杂物。过完今夜,二人将找出这青山镇的阳路下到曹。

葛念知道杨厚土的想法之后极力阻止,但无奈执拗不过这个混小子只好作罢,老人想要帮他的提议也被杨厚土拒绝了。第一,葛念刚踏足准天师境界必须安心的待在锦城完成那关键的神

魂同化,早成为一个真正的天师才是他现下最为要紧的事。

另外,若是葛念出手会破坏阳界高层的那规则,到时候还不知道会惹出多大的乱子,得不偿失。

这第二,就是葛念安然待在锦城也是二人后无形的保障,毕竟若是谁要对他们下死手,至少得衡量一下自己是否能够应对一个天师级道传随时可能到来的报复。

当然,杨厚土和葛无忧都没有提葛无忧也会跟着去的话,否则摸不准这老爷子会冲过来把杨厚土活生生打下地府的。

夜深了,灯光暗去。整个竹林里的杨家老宅,只剩下堂屋里的孤灯还亮着。

“我这一去,不知道结局如何。如果三天之内我还没醒,那就....辛苦老表帮忙把我们埋了吧。”杨厚土在堂屋里坐着对刘坨子和杨南吩咐着,说完递给了他们一张卡,“这张卡里有十万块钱,算是做兄弟的谢过你们帮我cao)办爷爷的后事吧。”

不是杨厚土小气,而是都是农村人,十万块对他们来说已经算是巨款了。修行了这么久,杨厚土有些信缘法,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妄自加反而会引来祸端。

“你...不能不去么?”虽然知道劝慰的话没用,但刘坨子还是不死心的说了。对于那些事他作为一个普通人知道的有限,但他知道,自己这个光股一起长大的表兄弟,他...不想失去。

杨厚土摇了摇头,其实说穿了,自打踏入道传之后,为杨家人,此类事的生是注定的,不过早晚而已。躲是躲不掉的,退缩也没用,至多不过晚几十年而已。

更何况此事已然触及到了杨厚土的逆鳞,退无可退。哪怕是燃掉这一条魂,也必须让他们知道有的事做了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三天之内,你们轮流守住我们的,不用做其他,看好就行了。”说完,杨厚土走出堂屋站在院中,他眼神复杂的打量着这栋青砖小楼。这里承载着他太多的回忆,而那两个给予他这些快乐的人已经不在了。留给他的只有入目之中的这些冰冷。

“东西拿到了?”见葛无忧从外面回来手里提着一个黑包杨厚土问道。

“嗯。后备箱里有用的东西我都拿过来了。”葛无忧点头道。

“那...开始吧!”杨厚土点了点头与葛无忧重新踏入堂屋,他再次嘱咐刘坨子道:“记住!你们看着我们的即可,屋内我们布置的东西不要动,这个东西你拿好,在我们魂魄离体之后,你把它在这个香炉里烧,切记!一点一点的,待它燃净之后余烟消散之后再继续,一定记得要慢点烧。还有!若是生其他的不管是什么怪异的动静你们都千万不要理会。懂么?”

事已至此,

刘坨子与杨南只能点头答应。

杨厚土沉沉的叹了口气,拍了拍二人的肩膀。道:“这辈子,跟你们做兄弟很高兴,我这趟走走得坦然无悔!若有意外,不用替我悲伤。”说罢,他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没有再说什么。“走了!”

说完,与葛无忧两人踏入卧室关上了门。

此次二人携手灵魂出窍没有其他人帮他们护法,所以二人只能借助葛无忧的家传隐匿之法将彼此的躯进行隐藏和维持生机。这隐匿之法主要是针对下面的人而设的,主要是怕二人若是在下面闹出什么动静,有人起歪心思上来动他们的。

葛无忧将一些令旗与铜钱从口袋里拿了出来开始仔细的将其一个个的摆放好。

藏之术!为传统隐匿之法的一种,这种道术其实很是鸡肋,只是通过引导灵气形成气场从而达到迷惑神识掩盖形的作用。这术法只对非人存在有用,对活人起不到丝毫用处。而恰巧,杨厚土他们现在就是需要这个。

“那参精须我已切成细片交予他们,希望能够维持我们生机到我们归来吧。”此次事突然,参精须将是他们维持躯生机充足的唯一依仗。反正...他也不需要了。

“不后悔?”杨厚土盘膝坐在了葛无忧摆下的藏阵之中看着面前的女子柔声问道。

葛无忧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麻烦你上上网学点儿土味话吧,我不吃梁朝伟那一。”

杨厚土笑了,他就喜欢葛无忧的这个格。有女朋友的感觉...真好。

“出!目标曹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