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14章 我就是你的神!

灵魂出窍!两道魂体离开缓缓从杨家升起飘到青砖小楼上空。

拥有裁决之力加的杨厚土魂体之上的气息已经完全与生魂不同,现在的他与野神状态一般无二,再也无需像上一次下曹时还需张翼德的帮助才能掩盖生魂特征的必要。他抬起手将体内的裁决之力释放出一部分缓缓的包裹住了葛无忧帮她掩盖生魂气息。

“走吧!去找个亡魂问路。”说罢,二人携手飞向了坟地。

寻找阳路非常简单,那些坟地里的亡魂们都是下过间的,所以问他们肯定是能问出来的。

青山镇是个小地方,原本杨厚土还以为需要跑很远才能到达这片区域的阳路。但经过他与同村长辈亡魂的交谈之后这才现,原来这巴掌大的青山镇居然就有一个阳路的通道,附近几个镇子的亡魂都是从那里下到间的。

得知消息的二人拜别了长辈直奔他所指引的阳路所在飞去。

“就是不知道这个通道通向的是哪个府域了。”杨厚土心中有吃不准方向,双亲的魂魄也不知被抓到了间哪里。十八府域比阳间的范围还广,就算用飞的,若是没个线索还真的不知道去哪儿找。

不过,他们会从就近阳路下到间这点是肯定的。那把守路口的差就算不是同谋,也肯定知道点什么。

想到这,杨厚土的双目中闪过一丝戾气。欺负我杨家无人?哼!你们都给我等着!

青山镇的阳路就在镇中心的老菜市场附近,这里在旧社会的时候就是菜市场了,也是当时砍头行刑的地方。在菜市口砍头也不知道是谁传下来的,反正旧社会按刑人于巿,与众弃之的说法,都喜欢这么干。

而有的人也说,菜市场人多,阳气重。能够震住被行刑者的煞气和怨气,而菜市场平时都是做生意的,到晚上压根儿就没人住那儿。所以,也不怕鬼跑那儿去找人报仇什么的。

民间各种传言都有,但据道传人说,这种长年累月行刑的地方一般下面都会授意靠近阳路,从而方便差们做事而已。至于为什么这个菜市场靠近阳路,杨厚土想应该也差不多吧。

夜深了,夜色笼罩下的青山镇已经没了行人。住镇上的人普遍年龄都偏大,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了,也没什么夜生活可言。所以,此刻的街道上除了偶尔窜出的野猫野狗之外,只剩下了暗黄色的路灯。整个街面看起来很是萧条。

二人均是魂体状态,所以也就无所谓什么开灵眼了。远远飞来二人已经现了在夜幕中菜市场前面百余米一个地方的神异。

缓缓落下魂,杨厚土看着前方。一个孤零零的牌楼门突兀的立在街角,门上牌匾写着三个大字“青山路”。那门框中

并无门板,而是一股青色光晕徐徐渗出,抛开外观不谈,与杨厚土上次下间是那个野路洞口一般无二。

也许是因为青山镇本来就是个小地方,亡人数目不多,所以间觉得也无须太多人把守在此。这年头,难不成青山镇还能有谁能闯阳路不成?所以,此刻那牌楼门处仅两个差提着锁魂链在那里坐着聊天。

差.....

杨厚土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李二叔说,爷爷就是被差粗暴的锁走。今天值班,算你们倒霉吧。

也许是因为值守太过无趣,两个差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就连杨厚土的靠近他们居然都没有及时现。

“你们两个,很闲嘛。”直到杨厚土幽幽的出现在二人面前时,他们才被杨厚土的话语声给吓了一跳连忙甩着链子跳起来。

当头一个差见两人的气息立马脸色一变,这两人上的气远在他们之上!不过他为差,横惯了,执法者的威严他并不缺。只见他一把把手中黑雾缭绕的链子甩在肩上喝问道:“何方邪魂,胆子不小!难道不知此地是阳路么?”

“邪魂?”杨厚土脸上露出一丝冷笑,道:“我是...神!”

一字落地,裁决之力透魂而出!杨厚土临空飘起,浑半黑半白。一股霸道的威压从他的上重重的压向了两个把守阳路的差。裁决神种吸收了敕妖佛的残余愿力已然在他灵台中生根芽,此刻的他上爆出的气息已经远巡查差无限接近于四级神将。

巡查差为最低级的五级神,若以此来算。杨厚土并未夸大,现在的他....真的是神!

他已经踏上了一条全然不同的修行之路。

两个差被杨厚土的威压直接压迫得嘭一声齐齐跪倒,这一跪并不是他们真心要跪。而是神灵对于普通差的等级压迫使然。

“上...上神恕罪!”两个差同时磕头求饶道:“我等只是看守阳路的小差,不识上神法,望上神饶恕我等有眼不识泰山。”

跪倒在地的他们心里已然把杨厚土认成了一个流窜阳的野神了。因为杨厚土上气息已经与四级神将无异,但他的魂之上并无那神灵特有的彩色神光。没有愿力神基的投影神光,这绝对是个强大的野神!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黑白...就是杨厚土的神光。

青山镇怎么可能有这类存在路过!!!难道当差这些年前世业债还未忘却他们,报应上门了么!他们心中哀嚎着。

“我只问一个事,答得好。放了你们。答得不好...哼!”杨厚土冷幽幽的盯得两个差浑气乱颤不由得连连磕头道:“您问,您问。我们绝对知无不言。”

“青山镇,

杨家村。村民杨铁柱与其妻刘文秀二人魂,是否是经由此门下?”

一个差上的颤抖瞬间凝固,而另一个差却连忙说道:“对对对,就是从我们这儿下的。刚下去没几天,这事儿老贺也有去,你问他就清楚了。”说着,他指着另一个跪着的差道。“老贺,你赶紧说啊。”

还真有同谋!杨厚土将目光投向了那个现在连头都不敢抬的差上。

“敢问上神与那杨家夫妇...”感觉到了杨厚土目光中带来的压力,那差不得不结结巴巴的问道。

杨厚土没有回答,而是缓缓探出手臂。裁决神力如藤蔓般蔓延,将那差牢牢的捆住缓缓的抬起。“看着我的眼睛....”杨厚土的声音冰寒,一股浓烈的煞气从他的上散出来。一旁的葛无忧见状不对连忙上前拉住他道:“厚土不可!”

“厚土?原来你是杨家那个...”被密实束缚住的差正待挣扎,乍一听葛无忧的话脸上浮现出一股难以置信。他想要大喊,可他的目光已经与杨厚土黑白双眸对上,嘴里的话戛然而止。

杨厚土那双眼睛如同两个漩涡,让他整个魂识都深深的陷入其中。

透过善恶双目,片刻之中他就将这差的阳世生给看了个透彻。善恶显现中,他也在其中现了他想要的线索。与此同时,黑白双目中渗出的戾气几乎要将这片空间冻结。

他看到了杨铁柱被锁走的画面,也看到了这差用那铁链粗暴抽打行走缓慢的杨铁柱那副场景。

头一次,杨厚土上绽放出了无边的杀意!这辈子,他第一次见到自己爷爷如此模样。

“恶鬼....”一声喃喃低语传入那差耳中,他一下子苏醒过来。那种被洞察灵魂的恐惧让他鬼心大乱,他大叫道:“你不是神,你是道传!!!”

杨厚土哈哈大笑,将那挣扎的差提了起来。道:“在你眼中,神是什么?你一个小小差不同样为虎作伥耀武扬威的在普通亡魂的面前扮演者类似于神的角色么?我,能主宰你的生死!此刻,我就是你的神!”

心中狂怒的杨厚土此刻已然有些失去理智,他伸手一把掐住那差的脖子,差上的气开始朝着他的手臂溢散。那差痛苦的在半空中不断的蹬着脚。

“我已知你所知一切,你...没用了。”杨厚土看着差脸上的痛苦心中居然升起了一丝快意。敢用锁魂链抽他爷爷,他就要让这王八蛋魂飞魄散!

“厚土!”

“住手!”

一男一女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杨厚土皱眉回头。女声是葛无忧他知道,但他后传来的一个男人的声音是谁?

转头一看,昏暗的街道上两个男人的影正朝他奔跑

而来,那声音正是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出的。他几步跑到杨厚土前道:“杨家人,不可做那灭魂之事。”

杨厚土待到看清来人,不由得整个人都愣住了。并不是说着中年人的话有多么大的威力。而是他边站着那个年轻人,居然与杨厚土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材要瘦弱不少,整个人的气质看起来有些柔,并无杨厚土这般阳刚。

“你们....”杨厚土不傻,在看清两人长相的时候心里瞬间就有了猜测。

那青年看着杨厚土双目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采,见杨厚土的目光停留在自己上。他笑了,笑的很开心,道:“杨家,杨黄天!”

在得到确认后,杨厚土心神狂震。

冥....冥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