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0章 要出事

正午,多云。

由于正值冬日,埋葬杨四爷的山包上依旧让人感觉有些阴冷。将近二十个人来到这里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不过由于杨厚土说让大家等到正午才动手破土,所以大家也就只能在这山包上吹着冷风干瞪眼儿。

至于为什么要等到正午,就连杨厚土自己也说不明白,反正他就觉得正午的时候要好些,因为鬼片里那些道士办事儿不都喜欢挑在正午阳气重的时候么?不过这在他现在看来又有点儿矛盾,不是说鬼见不得光么?那杨四爷先前又是怎么冒出来的?

“那啥,二娃,你能不能把你先前整的那玩意儿帮我给消除了?”刘坨子左顾右盼的冲正抱着清水注解在研究办法的杨厚土悄声说道。

杨厚土一听眉头一皱道:“你一个汉子胆子怎么这么小?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死了的人而已嘛!”不过随即他又想起,貌似刘坨子这毛病还是自己几个小时候给吓出来的阴影,心里一软道:“没事了,你现在已经看不见了。那玩意儿干透以后就没那效果了。”

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杨厚土看了看正在烧着纸有点走神的杨大明说道:“大明叔!时间差不多了!”杨大明闻言才回过神,冲自己这个远房侄儿点了点头后站起身来。杨厚土把手里的铁锹递给他道:“老人常说儿爬坟儿爬坟,所以这动土的第一锹还得是您自己来!”

“动手!”随着杨大明的一声令下,旁边早就那些早就被冷风吹得跳脚的乡民们都开始动起手来。

“杨南,驼子!走,跟我干活儿去!”杨厚土这段时间看的书可不是白看的,刚刚站在山包上这会儿,他就又抱着书恶补了一下这超自然知识,为了应变突发情况,他依照书上些的一些东西开始准备,毕竟,单看杨四爷那副惨样也能够猜出来不可能善了了。

虽然不是为了自己,但是这事儿是他牵头挑起来的,这会儿热血过后再想,要是让来帮手的同村人出了什么意外那就真的是难辞其咎了。

不远处的几颗小树下,几个穿着黄袍子的道士正冷冷的盯着这边,正是王先生一行人,他们目的很简单,等待着最后时刻对那帮子瞎忙活的农民汉子羞辱。

先前开灵眼用剩下的露水还剩点儿,省着点儿还能够开个十来个人的。

不过这也就是最基本的,你要是连看都看不到那还玩儿个啥?杨厚土现在要准备的就是刚刚从清水注解上学来的斗鬼术--水灵将!

清水一脉归根结底也算是道门分支,传承时间也非常悠久了,虽然其间有断续,不排除有其他的前辈也是跟杨厚土一样无意间捡到一本残书什么的,但也算是没有真正断过传承。

书上说,清水一脉传承千年。其所擅长的东西早已拥有了自己的特色,与现如今依旧看似昌盛的茅山等道派风格已经完全不同。

其最大的区分便是以水为根,不论术法还是修行,都是以水为主载体。其他的道派大部分都是以至阳至刚的刚烈路线为主,而清水一脉却是以水柔为主,以水为媒介,更加亲近自然道。

一个道门的弟子,能够学着学着自成一脉走出自己的路,那得是多大个天才?杨厚土对这样的人都是打心眼儿里佩服的,起码!现金咱大中华的教育制度下出不了这样的人才。因为教育思路太过古板,开拓思维太过缺乏。

就像中国几千年来一直都说天圆地方,不可能有人有那么大胆子说地球是圆的。就算真有人有这想法,本来会成为一个世界闻名的人。

刚有这想法高高兴兴的跑去跟老师说:“老师老师!我觉得地球是圆的!”完了老师给一顿打,跑回家告诉爹娘:“爹娘!我觉得大地是圆的!”完了爹娘还得给一顿胖揍,同学们还得嘲笑,过不了两天,嘴巴里肯定又开始恢复天圆地方了!所以,这类开创先河的人都值得尊敬!至少,他扛过来了!

不过这脉有个规矩,写在清水注解第一篇的右下角,这是一个连杨厚土看了都扯着嘴说了句扯淡的门规。

那就是不得广收弟子!说什么修道只是为了保护亲人,沦陷一个足矣!

也就是说每一代只能有那么个把个独苗,而且不能在同一个地方扎根传承,身上不留隔夜钱,跟随着水流动的规律行走人间。

杨厚土看了这个让人蛋疼的门规就知道为啥这一脉时不时就会熄火了,你想想,一代就一个传人,那万一这传人有个三长两短咋整?断传承!不能再同一个地方扎根,那根本不可能!断传承!身上不留隔夜财?还跟着水行走人间?这特么不就跟个乞丐犀利哥一样?断传承......

想想都让人觉得惊叹,有这么个破规矩的门派,居然能传承这么久?

可能够走出自己风格的传承怎么能够没有一点自己的看家本事?这一点从清水注解上那写着的不少东西就能够看出来,信息量是很大滴!

这还是个残本来着,杨厚土心里想着,要是能够来个全本该有多好啊!每当看着看着正来劲,突然缺掉一页,那感觉,对于有点强迫症的杨厚土来说别提有多堵心了。

水灵将!跟道门中请金甲将的神通感觉上是差不多的,不过,清水一脉请的水灵将可真的是水灵,天地万物有灵,水自然也不例外。

请水灵来帮助自己战斗是清水一脉的行内特征,就像是普通人见到一个拿着黄符比划的人肯定就会说他是个道士一样,请水灵将也是如此。

不过经历了那十年的摧残,以前的名门大派才是真正的差点完全断传承了,那些珍贵的传承宝典怕是也被烧得一干二净,哼哼!现在估计,就算不错,也比清水一脉好不了多少,至少,清水一脉还能传下一本儿残书,呃!虽然只有一个人.....

“不行了不行了!要累死了...”半小时后,刘坨子三人每人担着一旦子水又出现在了山包上,刘坨子还没到顶,放下水就又坐在地上不起来了。

今天,注定了是他精神肉体被双摧残的一天,“我说你个杨二娃,故意折腾我是不?就这下面儿小溪里就有水,你特么飞得去河里挑水,毛病!”他理解不了这货为什么要这么干,就算嫌弃水脏,那杨大明家不是有水井嘛!那儿也近得多啊!担着水还一路小跑,命都快跑没了,现在就是杨四爷要趴他身上也特么爱谁谁了。

杨厚土撇了撇嘴没搭腔,懒得跟他解释,这水灵将作为清水一脉的标杆防身术,那得是有灵气的水才行,反正书上说水源越大越好。

不过新水不行,也就是刚引过来的人工河类似的这种不行,这种水缺乏灵性,还不如涓涓细流呢。杨厚土是第一次尝试,所以不敢随意的在下面小溪里取水,这毕竟是拿来预防意外的,可马虎不得。

所以三个人就到了两三公里外的河里去挑水去了,这条河可是他们镇的母亲河,贯穿全县来着,这河水都不行,那就啥都不说了。

“诶?二娃,这啥味儿啊?咋这么臭喔!”杨南放下担子长长的喘了口气,可这一口气差点没把他给熏晕过去。

“嗯?怎么回事?”距离杨四爷的坟地不远了,杨厚土抬头就看见了山上一群人都已经停止了破坟的活儿,都远远的站开不知道在干什么。“管他呢!走吧,山顶风大,到了就不臭了!”他是问到了臭味,不过在部队更臭的他都闻过也就没当回事儿。

可越走三人就越觉得臭气熏天,这咋回事儿?不应该啊?杨厚土心里嘀咕道,这自己挑着担子都能够感受得到这冬风的凉意,这臭味儿哪儿来的?吹不散么?

“二娃!二娃你可算回来了!你快来看看你四爷啊!”还没到,远远的就听见杨大明高声的呼喊道。三人加快了脚步朝着坟地走去,放下担子杨厚土道:“一边三桶放好,我看看杨四爷去。”

村民们现在大都捂着鼻子站的离那已经敞开的杨四爷金井远远的,杨厚土皱着眉头也用手捂着鼻子,没办法,这味儿开始挑战他的承受极限了。

一步跨上了翻开的泥土堆低眼朝里望去,这一看他不由得心里一震,只见原本并不潮湿的金井下面,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一层两三公分厚的黑红色粘液,里面参杂着不少掉落的泥巴看起来格外的恶心,关键是这个味儿!

“呼!”杨厚土憋着气看了一会儿忍不住两步窜下了坟土堆跑到一旁大口的喘着气,虽然这儿奇臭无比,但是比刚刚可好受多了!双手撑着膝盖一抬头,整好看见不远处捂着鼻子的王先生几个人,“你不是说你选的地方没问题么?你自己来看看!青石板都会冒水?你这地方选的可真的是独一无二啊!”

“切!这尸体下葬了自然就会有尸水,青石渗不下去很正常嘛!”王先生自然不会这时候过去自讨没趣,因为他也感觉到有点儿不对头,这大冬天的,你说这人死了才两天,就算土质不同底下温度不一样,要说发胀了还好,这就流那么多尸水出来了那肯定是没对头的。不过他到现在都不愿意丢了面子口气依旧不咸不淡的很是强硬。

“放你娘的屁!”杨大明这时候就是再老实也感觉到了不对头,这地方肯定有问题!他拿着铁锹就朝着王先生几个人冲了过去,一旁的几个村民赶紧拉住他,这一铁锹下去怕是要出事儿喔,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大家都不愿意看见杨四爷家再摊上什么事儿了。毕竟都是可怜人呐!

杨厚土本来还准备骂几句的,可他对这臭味越闻越感觉不对劲,这味道...不对,这不像是尸臭!他心里暗道。尸臭他以前在部队里闻过,那次是协助地方警队搜山抓捕的时候,那犯人有一个就死在山里好几天了,整个人都高度腐败了。

杨厚土有幸亲手搬运过这具高度腐败的尸体,那味道他记忆犹新,回到连队,那衣服怎么洗那味道都洗不掉,脑子晕了好几天来着。这味道不是尸臭!

可不是尸臭,这臭气熏天的又是啥?想着想着,突然!他脑子里又想到了清水注解里的一个东西!

“玛德要出事!!!快点!你们快点去找条黑狗来快点!”杨南见杨厚土有点儿精神不正常的在那儿站着,别人多都躲不开的臭味儿这货居然撅着鼻子在那儿好想闻不够似的,刚想要去喊,结果这货突然这一嗓子把杨南给吓得一个踉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