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18章 凄凉的四大罗汉

杨黄天缓缓从阴影中走出,昏暗中他冲杨厚土笑着点了点头,转而对那猴四道:“带我们上去,应你所求!”

杨厚土有意无意的看了杨黄天身后一眼心里不由一沉,他终究还是没来….

猴四见后来的这位长相与前者一般无二不由得一愣,心说:双胞胎道传?少见少见喔!可当他听完了杨黄天的话整个脑袋却又摇得像拨浪鼓似的道:“不不不...”

杨厚土本来就心情不好,一听就恼了。(第八区 )上前一把擒住它的后颈喝道:“你是不是想玩儿什么花样!”

“没啊!”猴四被杨厚土粗暴的掐着脖子双脚离地不住的挣扎着嘴里叫道:“我意思是说你们上去我有办法,跟着你们去,我…我不去啊!”

听它这么说,杨厚土的心里稍微平静了一些这才把它放了下来,道:“理由?”

猴四揉捏着脖子道:“我可以帮你们把这孽镜山结界打开,让你们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去。至于之后的事儿,我啥也不知道,也不参与。”

“呵,好聪明的猴子。”杨黄天是谁,一听这话当然就明白猴四心里打的什么算盘。

一堵墙两头靠,要是他们顺利出来,它自然而然的就会要求他们兑现承诺。如果出不来…那与它何关?

“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我一个小山神能帮你们打开结界已经很不错了好吧!这结界为山主所设,要是你们强行进去,不出片刻山主就会降临。我这已经算是帮了大忙了。”猴四嘟啷着。

“行,让我们进去。条件不变。”杨黄天淡笑道。

“真的?”猴四一脸惊喜。

“自然不会骗你。”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猴四开心得手舞足蹈连连招呼着杨厚土他们跟自己来,三人就这样在猴四的引领下悄无声息的朝着孽镜山主山行去。

走了不多一会儿,走在前面的猴四抬了抬手示意大家停下。

只见他朝着面前的空气轻轻的伸出双手,毛茸茸的两只手腕处那两个银色手环幽幽的亮起暗金色的幽光。双掌轻推触碰之下,空气之中凭空荡漾起阵阵波纹。

“原来这就是它所说的结界。”杨厚土安静的站在身后观察着这一幕。

猴四双手微微一分,波纹中央被它带开一个洞口,一丝明亮从洞口中投影而出,它转身对三人道:“进去吧!”

三人点了点头都没有丝毫犹豫的抬脚踏入。

“这是…”

踏入结界后,猴四果然没有跟着他们进来,而是在外面缓缓的又将结界收拢消失在了结界之外。

杨厚土一进来看清楚了结界内的情景不由得呆了一下。

刚才结界洞开的那一瞬杨厚土就仿佛见到了一丝明亮,他本以为是幻觉呢。心说这阴间哪儿来的光亮,电灯

泡么?

可当他一脚踏入其内才发觉不是错觉,这结界之内竟然真的是一个明亮的空间!

在远处看到的阴暗仿佛才是幻象,只见那孽境山直插云霄的峰顶之上一个巨大光球凌空漂浮着。如同烈日般不断的朝着四面八方释放着刺目的金色光芒,将整个空间内的孽镜山照耀成了一片金色的海洋。

虽然这里的树木和山色少了阳间的色彩斑斓作为点缀,但乍一看去却十分壮观!

“这是……”杨厚土心中有些猜测但却有些不敢确定。

杨黄天轻声接道:“愿力。”

果然!杨厚土惊叹,称号佛果然愿力深厚!当挣扎在神佛底层的灵僧与金身罗汉还在为愿力之源苦苦经营的时候,他已经奢侈到用愿力来点灯了……

看来正如那猴四所说,这孽境山主偏爱阳间愿力所言非虚。若非如此,为何他就连这神庙所在都非得费这力气向阳间靠拢。

“走,去那罗汉堂!”杨黄天挥手间在身前凭空划出一道光幕,抬脚踏入整个人消失在了杨厚土二人身前。

嗯?杨厚土一愣,耳边传来了杨黄天的声音:“这是匿魂之术,进来吧。瞒过金身罗汉神识足以。”

能够瞒过罗汉?杨厚土心中一动。看来自己这位大哥不简单呐!不过话说回来,他可是那曾经做过王的男人,有这些手段也实属正常,想罢不再犹豫拉着葛无忧也紧随其后的踏入那光幕。

“此为空间同化之术,通过它能够在一定时间内将空间气息附着于魂体之上达到隐匿的作用。”杨厚土脚跟刚刚落地,就见杨黄天站立原地笑着冲他说道。

杨厚土也只能笑了笑回应,他对这亲大哥不甚了解,心里有些犯嘀咕。心说,冥王难道原本就是这笑呵呵的个性还是轮回上沾的?

见杨厚土他们过来了,他转过身朝着那半山罗汉堂处飞去。

半山,罗汉堂!

三人站在罗汉堂正堂前略微停顿了一下。杨厚土一看,眼前这罗汉堂虽然不小,但却丝毫没有那种有神驻扎的庄严。

占地约数百平米的神庙满目苍痍入目之内全然一副破败景象。要知道,金身罗汉与那四级神将为同级。是已经拥有神基吸纳储存愿力踏入真神之列的存在。

这种存在按理说要清理自己这一亩三分地都不用自己动手,动用神力不过抬手之间功夫。怎么会任由自己容身之所残破如斯?

搞不懂搞不懂……按照猴四所说,这佛堂里可有四个金身罗汉啊!难道这四个都是那种邋遢宅男?

步入罗汉堂内,果然没有出乎他们的预料。四个高约丈余的罗汉金身也是一副没落样,一身斑驳哪里还有半分神之威严!

嗯?杨厚土惊异的发现,这四个罗汉像怎么都像

是雕刻的同一个人一般。虽然神态与动作各异,但是从面容上看起来都差不多一个模样。

就在杨厚土与葛无忧仔细打量的时候,立于右下手方位的罗汉像周身骤然闪耀,丝丝金光遍布金身上下整个雕像仿佛霎那间活了过来。

杨厚土拉着葛无忧连忙后腿,就听那罗汉像张口道:“阿弥陀佛!贫僧看见你了,施主还不现身么?”

杨厚土心中一震连忙看向了一旁的杨黄天想问他这隐匿之术怎么这么不靠谱,可这一看之下,只见杨黄天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不过到底还是他心比较大,挥了挥手示意杨厚土不要轻举妄动。

罗汉堂内在这声音落下之后陷入一片死寂,针落可闻!

金身依旧闪耀,过了数个呼吸后又听那罗汉道:“施主还不愿意现身么?”

三人依旧站在原地丝毫未动。

又过了半晌,那罗汉瓮声瓮气的道:“没人?没人算了……”说完,金光淡去,神像金身恢复了之前的斑驳破旧。

杨厚土瞪着眼好歹没气的背过气去,还带这么玩儿的?不是出家人不打诳语么!这特么不是套路是什么?

随着金光淡去杨黄天神色一动朝着杨厚土使了个眼色之后飘身朝着内堂飞去。

这罗汉堂仅有侧边一道小门可通往内里,两人跟在杨黄天身后穿过了一道数百米长的悠长通廊,通廊的尽头直接与山壁一个山腹空间相接。

三人刚刚临近,就听到尽头传来了一阵说话声。

“三哥!我已经喊了十多次了,该你了。”那瓮声瓮气的语调分明就是之前在罗汉堂显圣的那位。

另一个声音道:“我说四师弟,已经跟你说了不知几千遍了。喊师兄!师兄懂不懂?动不动就三哥三哥的听起来匪里匪气的。”

“那我们本来就是亲兄弟嘛。喊三哥有啥不行的?这也不知道主上是怎么回事,没事让我们提高警觉作甚。这几百年了也没见有什么人来拜过山,多此一举…”瓮声瓮气的那位嘀咕着。

“慎言!”另一个颇为威严的声音打断道:“若非主上收留,你我师兄弟四人怕是早就在那乱世死于非命。更别说在那之后渡我等入佛,如今更是有机会端坐于庙堂之上得享香火与世长存。念佛这么多年,你怎么就没个长进!”

“知道了,大…大师兄…”

威严之声道:“若再敢冒犯主上,小心我剥了你下次享用香火的机会。”

“啊?大哥,哦不,大师兄您可别啊!”那瓮声瓮气的罗汉哀嚎一声道:“咱们兄弟已经可怜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这些年信徒少之又少,有时候甚至一个月才有那么两三次香火得以享用。若非那每月还有一次庙会,我怕都离那神基溃散跌落灵僧之

惨剧都不远了啊!”

仿佛是因为这句话的触动,走廊尽头的山腹空间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良久之后,一声叹息响起,道:“大师兄,我看我们还是找个机会劝劝山主吧。这阴间凡有朝圣者均被阻挡在了结界之外。山主在阳世的神庙颇大,自是愿力不绝!可我们师兄弟非庙中主像,真的…快熬不住了。”

这些话被杨厚土一字不漏的听到耳朵里,虽然他不喜欢佛,在发生了这事之后甚至有些憎恶。但…这几个罗汉的处境听起来真是…太难了。

“唉!也只能如此了。实在不行,瞒着山主和那些阴神悄悄的在阳间显圣一次吧。能维持多久是多久,就算被发现了,若是山主能够了解吾等的难处,应该不会过于苛责。”那大师兄的声音尽显无奈。

“不过在那之前…我们还是先讨论一下要是下一次庙会法身之前只有一炷香的时候,谁…放弃吧!”

杨厚土一听这话为他们悲哀的同时差点没笑出声来,一炷香一般只有三根,而他们有四兄弟…惨到这份儿上的罗汉,怕是阴阳独一份了吧!哦,还有个更惨的,那花城的山神不就是从罗汉跌落到与巡查阴差同级的灵僧境界了么。

“啧啧啧!我以为就我那不孝子和傻孙子而言,我算惨了。没想到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罗汉居然比我还惨….真是阿弥陀佛了!”一个声音响起,杨厚土听到之后热血上涌,身上微微哆嗦着两个健步就往里冲了过去。

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正是他爷爷杨铁柱的声音。

(本章完)

还在找“裁决之主“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