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22章 睚眦欲裂

“没人能战胜同级神佛存在的金刚僧!更何况是一个燃魂状态的金刚僧。今,你必死无疑!”

孽镜山主佛在燃魂状态下“嗡”的一下子暴涨数倍有余,他迈开巨大的步子踏空袭来。虽然动作看似比之前要慢上半拍,但双拳之上爆出的压迫早已升华。

“哼!来得好!”杨黄天不是傻子,此刻的他还没有自大到能够硬接下这疯狂的一拳。只见他化银芒不断的在孽镜山主那带着灼烧灵魂般炙的巨大躯四周游走闪避着。手中的断剑也不断的释放出凌冽的寒光来回穿刺。

孽镜山主的拳风每每刮到杨黄天的近都会在他的神魂上留下一道伤口,而杨黄天自然也不示弱,每次断剑的命中也会带走孽镜山主熊熊燃烧着的佛魂上一丝的炙,那是愿力在流失!

都是抱着夺命之心在战,两道神魂都选择了极其凶险但最为直接的以伤换伤搏命打法。

杨厚土在下方看得是双拳上青筋暴起,他很想上去帮手,但又怕去了反而成为杨黄天的累赘。为道传他很清楚,初为天师的神魂其实并不像杨黄天表现出来的那么神勇。

此时此刻的杨黄天才是最需要静修的那个人,与人争斗就算了,现在却是在与一个打出真火的称号佛决斗。他脸上越是表现得淡然,站在下方的杨厚土就越是担心。

可现在就算他再担心也无用了,上面的战斗已然进入白化,稍有不慎双方都极有可能遭到重创。

随着战斗的持续,杨厚土欣喜的现战斗的天秤已经缓缓的在向着自己大哥这方面倾斜。

孽镜山主虽然攻击依旧秉持着金刚僧的刚猛霸绝,但他上的燃魂火焰在一次次的消耗中逐渐的在减少。但反观杨黄天这边,虽然看起来好像是伤痕累累,但他脑后的神环从未停止过嗡嗡的转动,像是一个能量吸收仪一样源源不断的汲取这这一方天地内的煞力量补充到杨黄天的神魂之上。

此消彼长!不知从哪一招开始,杨黄天已经开始试探着与那孽镜山主正面硬撼。

“大哥小心!!!”

杨厚土脸上的笑意还未来得及绽放,突然看到空中杨黄天的后一丝金芒骤现。

“哈哈哈!你上当了!”正当杨黄天再次挥剑之时,从后传来了孽镜山主的狞笑。

不好!杨黄天不假思索的果断回斩去。但那金光度奇快,并没有突袭他的意思,而是一闪而逝的从杨黄天的上带走了一样东西!一样足以决定胜负的东西。

“你敢!!!!还来!!!”杨黄天心里一凉,当他看清那被带走的东西时霎时间双目通红咆哮道。这是自杨厚土从与他相见之后第一次见他如此失态。

被带走的是杨黄天一直小

心存放在腰间就连凝聚神魂之时都小心分出一丝力量守护着的东西-摄魂珠。这原本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东西,但现在却心系着在场的两个杨家人。因为那里面装着杨家二老的魂!

当看清被带走的是那东西的时候杨厚土的眼眶都充血了,那可是他们的根!不容半点闪失的根啊!

“阿弥陀佛!正所谓打蛇打七寸,你们何必这么看着我。取胜罢了,手段只是过程而已。”金芒激而去,孽镜山主在抓住摄魂珠的瞬间佛倒飞退去远远的站定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卑鄙!”杨黄天上神魂暴动,若不是现在神魂正处于虚弱期,他恨不能将此秃驴生啖其!

“啧啧啧!那择人而噬的眼神真的很吓人。岁月如沙,想不到无数年过去了。以你之尊依旧会重?此等一世之我还道你早已看淡呢。若是你愿自斩神魂,贫僧以佛念担保!放掉这两个亡魂如何?”孽镜山主把玩着手中的摄魂珠表很是玩味。

杨厚土此刻再也顾不上什么实力悬殊,不顾葛无忧的拉扯直接飞而起挥舞着手中裁决之力所化的双刀朝着孽镜山主扑了过来。

此时此刻他的眼中没有杨黄天,更没有什么孽镜山主!他的眼中只有那一颗紫红色的珠子。

“哼!杂鱼...”不待杨厚土临近,孽镜山主单手一挥。一股对于杨厚土来说强大无匹的劲风直接横扫而来,杨厚土急冲而来的子一下子与之狠狠的撞在一起,随即被无的远远抛飞出去。

纵然杨厚土空有一惊世神基,但却无法跨越那如天地般距离的等级差距。他现在能够展现出的最强力量在孽镜山主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杨厚土不甘,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又冲了过去,依旧是被人轻描淡写的扇飞。

一次,两次,三次.....

直到这个倔强的裁决继承人脑中的执念都无法再次支撑他撑起那轻如鸿毛但却已经重如泰山般的魂体。一步两步....无力倒下。

葛无忧知道,以她的实力冲上去依旧什么也无法改变。这孽镜山主不杀杨厚土,只不过是心中存着不屑与戏虐罢了。她现在能做的就是抱着这个执拗倔强的男人轰然倒下的躯目光如剑般仇视着那一脸得色的和尚。

而这一切生的时候,杨黄天站在空中并未有所动作。

倒下子的杨厚土目光带着希翼望着那静立于空的大哥,他知道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这个曾是冥王的大哥上。

可杨黄天就像是失魂了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脸上的神色极变幻,仿佛陷入了很深的纠结。

恨意、不甘、迷茫、愧疚....

“不...大哥...我求你!我求求你啊!

”杨厚土魂虽已千疮百孔,但他的意识确是清醒的。强撑意识的他敏锐的捕捉到了杨黄天脸上的那一抹愧色。不能,不能这样!绝对不能这样!

他嘶吼着用肩膀去磨着地面想要朝着杨黄天的方向爬过去,嘴里不停的嘶吼着:“大哥!大哥!杨黄天!你出手救人啊!!!”

杨黄天低下头,看着那蹒跚向他爬过来的弟弟眼中闪过一丝痛苦和不忍,与父亲漂泊之时他曾不止一次想过要补偿这个弟弟。但谁知第一次见面就会生这种事。

自斩神魂.....他做不到!真的做不到!不是他贪生怕死,而是他背负着太多太多的东西,不能就此停下脚步。

这本就不是一个公平的抉择。

若是非要选择,他....只能选择愧对。

低头时他是哥哥,是那个在父亲的愧疚缅怀中对那一对老人抱有思念的孙子....抬头!他的眼中只剩下无尽的杀意与决然!

疯狂的杀意席卷杨黄天全,一股暗暴虐至极的气息以他为中心澎湃而出。

“你想干什么!”孽镜山主这一刻也现了不对头,他将手中的摄魂珠抓在手中作势捏喝道:“你难道不想救他们了吗?”

对于孽镜山主的话杨黄天充耳未闻,只是双目冰冷的看着他森然道:“我曾因一念之仁铸下大错,也因错信伪善继续轮回.....”说着他转头对地上仍旧艰难向他爬来的杨厚土低声道:“我向你保证,待我重回巅峰之时,定会重铸二老魂。信我....”

“你敢!!!”杨厚土双目赤红艰难跪坐而起怒声咆哮。

唉....非是不愿,而是不能...杨黄天默然。

轮回无数次,这一世是他真正踏入修行的一世,也是目前看来最有希望的一次....他不能放弃!若是妥协,二老极有可能真的能够脱,因为孽镜山主根本不在乎这两个凡人的魂魄。

若是自己一旦暴露,随之而来的便是杨山林、葛家将面临的死局。但凡与他有关,他们断然不会因葛家有一个准天师而顾忌。到时高级神佛一出....什么都保不住。

他输不起啊!

这孽镜山主,实在太过无耻!!!杨黄天恨意滔天!

“妖僧!今我就算是燃了这神魂也必杀你!”森然之音如那千年寒冰般刺骨,脑后的神轮疯狂转动闪耀着的银色神轮在高旋转中仿佛碰撞出了丝丝的火花。“给我死来!!!”

手中阳残剑第一次绽放出了炫目的璀璨,那是杨黄天燃起神魂拼命注入神力的疯狂!那残剑如同恢复灵智般高高飘起,“嗡”的一下化为一把数丈长的完整剑形光影,剑之上澎湃着的是与这间同宗同源的绝对黑暗!

燃烧神魂,谁不会!”孽镜山主这一刻终于清醒了,那人果然还是那人,虽然拥有感,但却很难将其化为枷锁。此时此刻已经到了拼命的时刻,四大金罗汉的神魂已然燃烧殆尽,为了保命他也只能燃烧自己了。

神魂是神的一切,神基与愿力与之融为一体,燃烧它与自杀无异,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没人会选择这么干。短暂的点燃能让其中蕴含的庞大能量瞬间激至顶点,由此达到力量飙升的目的。

此为保命之术,动辄伤及根源实力大跌,但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也没这么多选择了。

面对这那曾霸绝阳的剑影所带来的如山威压,孽镜山主终究是点燃了自己的神魂。

但,与此同时.....他捏碎了那颗摄魂珠。

“孽镜山主!!!”杨厚土睚眦裂,那来自灵魂的悲鸣响彻空间。他亲眼看见那摄魂珠里飘出的两道黑影还未凝聚就直接被孽镜山主上熊熊燃烧的金色火焰给灼烧得干干净净。

杨黄天同样的眼角抽搐,但他没说话。没用!

“若我败,我不想连这让你心痛的事都来不及做...所以,贫僧提前做了。你...没意见吧?”孽镜山主语气虽平静,但脸上的狞笑已然疯魔。

“孽镜!你,死不足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