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23章 燃魂聚尘

阳间,杨家老宅。

一个昼夜的时间匆匆流逝,杨山林回来后自然而然的从表侄刘坨子手中接替了照看杨厚土二人的事,当然,他们面前也盘膝坐着杨黄天的阳。

此刻他正用毛巾仔细的帮自己的小儿子擦拭着脸上那细微的灰尘。当年离开他的时候,这孩子还是襁褓之中的婴儿。如今,也是个大人了啊!

其实这些年杨山林曾有好几次悄悄跑回来过,他没有敢进家门,只是在杨厚土和小伙伴们玩耍的时候装作是路人找杨厚土问路。虽然自己妻子的故去是因大儿子的降生而起,刚开始几年他对大儿子杨黄天心里是有芥蒂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就逐渐淡化了,缘之一字谁又能说的清。

但佛者抓走亡妻之魂,这仇不能不报!

在这条包裹着恨意的不归路上,杨山林越行越远。为了家人的安全着想,他尽量的离他们远一些.....

带着对父母对孩子的愧疚,杨山林每次都是戴着帽子低头路过。仅仅是与幼时的杨厚土照面的时候会露出脸来,因为乡亲们认识他,而他的儿子....不认识。

这么多年过去了,经常行走在生死边缘的他时常以极度危险来麻痹自己不去想那魂牵梦绕的二层小楼。天真的以为自己走的够远,离家够久,自己做的事就不会牵连到家人。

谁曾想....不是所有人都是那么的光明正大....祸事终临。

“哎呀!表叔你看!!!”

正当杨山林出神的时候,边的刘坨子突然惊叫起来。杨山林一惊这才双目聚焦,一眼之下他脸色一下就变了,出事了!

只见原本闭目盘膝一脸恬静的杨厚土两只眼角突然留下两行血泪!

间,孽镜山。

“扶我起来...”杨厚土双目空洞的低声对一直跪坐在他旁的葛无忧道。

哀莫大于心死!杨厚土此刻的状态便是如此,自那一刻之后,他的整个魂都空了....看见一向开朗乐观的杨厚土变成这样,葛无忧心里也是一阵的绞痛。可她实力低微,能做的只能是无声的陪伴。

她温柔的轻轻将这虚弱无比的男人扶了起来,杨厚土双目死死的盯着孽镜山主之前所站的位置,突然,他惊叫道:“那边,快...快扶我过去。”

天空之上,两道燃魂的生死斗无时无刻不把这空间内搅动得天翻地覆,但这已经与他无关了。

感受着杨厚土的激动,葛无忧不敢停留,拉着他快的朝着那个位置飞了过去。

“扶着我。”待到二人在那半空站定,杨厚土轻声说了一声之后便直接闭上了眼睛。上缓缓的冒出一丝微弱到了极致的裁决神力。他强忍着本已痛到极致的灵魂之伤,一咬牙奋力直接从

自己的魂体之上撕扯出了一大团黑雾,那是他魂的一部分!

“你干什么!”葛无忧见杨厚土的动作顿时焦急的喊道。

杨厚土摇了摇头咬着牙说了声不碍事。

他要做最后的尝试,以自己的魂气为牵引,把那已经被神火烧成飞灰的魂灰找回来。至亲之魂为饵,吸引那刚刚化成魂灰的双亲也不知有没有用。但不管如何,杨厚土愿意一试。

“还望上天给我这个机会...给我能够报答养育之恩的机会。”本为魂的他是流不出眼泪的,但他知道,他的心在流泪。流下的是悔恨的泪水,自以为以后的时间还很长,却没想过这世界上从来没有这么多自以为....

一阵蓝色火焰升起,杨厚土亲自点燃了自己撕扯下来的魂气。

“以我之魂,凝血脉之尘。给我吸!!!”杨厚土运起那微弱的裁决神力控制着魂气的逸散,与此同时他将更大的力量化为吸力以扩散的魂气为中心奋力的搜寻着这里曾经消散的魂灰。

他努力的静下心不去被空中那搅动风云的大战所干扰,用尽此生最大的力气去感应寻找着。

“有反应!”

片刻后,他的眉宇间透出狂喜,因为他已经感应到了那拥有与他相同气息的浮尘。它们如同真正的粉尘一般密密麻麻的散落在四周不断游动着的气之中。

“无忧!快把你的力量给我!”杨厚土焦急的大喊。

葛无忧对于杨厚土的话不会有半丝的犹豫,当下直接抱着他盘膝坐下,调动起全的力量源源不断的输入杨厚土的魂体之内。

感受着从后心传来的力量杨厚土整个子一震,他大喝一声:“魂来!!!”

自感应到了那些粉尘之后,杨厚土的目标便更加的清晰了。此刻他的力量同样也注入到那渺渺升起的魂烟之上,吸取之力骤然加大!

那些原本如同死物般的魂灰居然在这一刻真的开始朝他汇聚而来。

一粒、两粒...十粒、百粒....

眨眼间,成千上万的魂灰颗粒因他的牵引不断的朝着他漂浮而来,在他的前缓缓凝聚。

一根手指...一个手掌...

杨厚土双目圆睁欣喜若狂!

那两团逐渐壮大而且还在从四面八方不停汇聚而来的魂灰居然开始自动凝聚出魂体的模样。

“厚土!我要坚持不住了!”葛无忧双眉紧皱脸上浮现出了吃力的模样。

“坚持住,坚持住!”眼见着两个魂体正在不断的凝聚,杨厚土心里万分的焦急,这时候可千万不能倒下。他死命的调动着灵台内那同样快要枯竭的裁决源泉。

终于,葛无忧扛不住了。一声不吭直接软趴趴的一头栽倒在杨厚土的后背上。她尽力了,整个魂都

有些透明了。为了全力帮助杨厚土,她不光是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去调动气化为力量输送,同时也再次伤害她那本就受伤未恢复完全的灵台之根来榨取自己的最大力量。

“还差一点,就差一点了...”浑然未觉后的葛无忧已经倒下,杨厚土死命的坚持着,可任由他再怎么不甘心,他的意识已然恍惚。在这么下去,不需片刻。他绝对会晕死过去!而面前的这些魂灰会再次散去,化为那气中的粉尘逐渐飘远。

“给我燃!”杨厚土怒喝一,魂体之上淡蓝色喷涌而出,他点燃了自己的魂,为求亲魂重凝,哪怕烧掉生生世世也在所不惜!

可尽管如此,他那本就虚弱的魂火并未坚持多久。眼见着即将完成凝聚的尘埃魂体度慢慢放缓,杨厚土意识陷入恍惚。

完了....

“年轻人,需要帮忙么?”

就在这关键的时候,一个飘渺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

杨厚土下意识的便道:“要!”这时候他无心理会这是谁的声音,他怕一旦分心自己将会直接崩溃。

“好....”那声音同样干脆,好字一落。地面之上一股强悍的气息直接冲天而起丝毫没有偏差的冲入了半空之上的杨厚土。

好强大的力量!

杨厚土在接收到这股力量的时候整个魂骤然爆出一片黑到极致的暗光。脑中灵台霎那充盈,手中输入的裁决之力一下子暴涨数倍!之前苦苦坚持的收集工作竟在转瞬之间完成了!

“爷爷,!”杨厚土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一把将眼前漂浮着的两个魂搂在怀中。那种一生挚失而复得的喜悦让他浑抑制不住的颤抖。

可让片刻后他就现了不对劲,任他怎么呼唤,面前的双亲都是毫无回应。

“别叫了...他们的魂已经死了。”那个声音又在杨厚土耳边响起。

“什么?”杨厚土心里一颤,亡魂本就已死,既然魂体己然成功凝聚,为何还是死了!

那声音幽幽一叹,道:“活人有阳火,人有魂火。他们的魂火已灭...自然已经是死魂。”

“前辈!求前辈救救我杨家二老!”杨厚土不知道这个声音源自哪里,一手揽着晕倒的葛无忧一手护着两道毫无意识的魂体落到地面,落地之后直接跪倒在地不停的磕着头。

天知道,此时此刻的杨厚土那高大的躯下跳动的是一颗多么无助的心。

“年轻人孝心可嘉。但此事,恕我无能为力....非是我不愿,而是我本也仅是一个即将死去的魂而已。此事就算我在巅峰之时也未必能够做到,何况现在....”那声音里透出了一股萧瑟和落寞。

杨厚土依旧伏地不起,他焦急的问道:

“那到底要如何才能救我双亲魂魄复苏。还望前辈指点。”

“冥王山,哦。现在应该叫佛皇山了。在那山巅有一焚神之火,以无上神力可将其凝为燃魂之火,以此火为引方能重燃魂的魂火。魂死道消本为天命,神佛均无力也无权干预。此火其凶险程度更胜于黄泉。故,想要做到重燃魂火,这天地间仅两人有这能力。”

“哪两人!”虽然心中霎那间便升起了一丝猜测,但杨厚土还是忍不住问道。

“地藏佛皇,和那本已融于天地的冥王!”

果然如此....杨厚土心如死灰。地藏佛皇他不敢想,而这冥王....现在仅是天师而已。

“多谢前辈指点。”虽然心中不甘,但杨厚土依旧是恭敬的磕头道谢。方才若不是这个不知道是谁的存在给他注入力量,别说其他了,自己肯定无法逃脱魂死道消的结局,就连这已死之魂他都没办法凝聚。

魂死魂在!虽难于登天,但至少还存在着些许希望。

有恩报恩,这是杨厚土的准则!

“若是前辈需要晚辈效劳的,但说无妨。”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阳间没有,间也不会有。这一点杨厚土心知肚明。

“呵呵...年轻人不用多想。我本将死之魂,还有什么能奢望的。若你实力强大,我会求你帮我杀掉那孽镜秃驴。但你实力尚低,若是可以....帮我一个忙...我想要走出这结界,消散在那真正的阳之中...”

又是孽镜山主...杨厚土心中恨意翻涌。

ps:多谢道友们对贫僧一如既往的支持,贫僧,嗯!感激不尽...激不尽...不尽...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