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24章 跌落神坛

“吾名山鬼,积愿数百年,本为即将踏入三级神之列的高等神将。此孽镜山原本就是我山鬼的神庙所在。可谁知时运不济,碰上这恶僧想要在此建立道场。一言不合之下竟直接废我神基将我压在他的神庙之下做那卑微的庙基之灵...”

那淡然叙述中流露出的强烈恨意让杨厚土有些不寒而栗,但他更多的是对那孽镜山主霸道行径的不屑与唾弃。

好一个面慈心恶假慈悲的称号佛!

庙基之灵在阳间他就有所耳闻,就是在修建佛堂之时将已死牲畜埋入地基。在长年累月的诵经中,若是此魂成灵,自然就是那庙基之灵。永生永世就像个小门神一样守卫着那座庙宇。

众生皆有魂!牲畜虽大部分为那三魂七魄不全的存在,但说一千道一万也是那轮回中的一份子。此术原本就有困魂之嫌,不可取。但时光流逝,这方法在很多地方已经变成了一种传统,很多老百姓在新建房屋的时候也会这么干。

那孽镜山主实在是太过霸道,看上了别人的地方就算了。哪怕是别人说话没有那么尊重,也不至于灭人后路。更丧心病狂的把人家一个堂堂的准三级神压在自己家下面当看门狗用。

对于神来说,这是何等的羞辱!

“我给你的力量是我仅存的神魂之力了,没有神基我苟活于世的这些年已经把体内那点儿愿力消耗的差不多了。这不是属于你的力量,用完了就会自动消散。虽然帮不了你多少,但若是你能够活下来,还是希望你能够帮我这个小忙...”

不等那山鬼说完,杨厚土立马磕了个头满口答应了下来。他不愿意去听那曾经高高在上的山鬼说出那央求的话,这样命运多舛的神,应该在最后的时刻保留一点卑微的尊严。

“谢谢你...年轻人...我之魂附于山巅那神庙大门左侧的一个石兽之内....”

山鬼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完全隐没于那高空之上依旧持续战斗传来的轰隆声中再也听不见了。杨厚土紧握双拳,好凄凉的山鬼。这恶僧居然真的把人家当牲口用,将魂打入那看门石兽之内,着实恶极!

杨厚土从上摸出一颗同样的摄魂珠将二老的魂体收入其中慎而又慎的贴放置,而后扶起那依旧昏迷不醒的葛无忧缓缓的将上过剩的能量渡入她的魂体内。

随着力量的注入葛无忧悠悠转醒,她睁开双眼的第一句话就是:“爷爷怎么样了?”

看着她虚弱的模样和焦急的神,杨厚土的心中一暖又是一酸。你们总是闹着要给你们找一个长得漂亮又孝顺的女孩儿做孙媳妇儿....我找到了!但是你们呢....

“没事。我已经把他们重新凝聚了,只是...

恢复还需要一些时间罢了。”杨厚土没有把所有的话都说出来,这女孩已经尽力了。

“那就好....我好累,我想休息会儿。”葛无忧在杨厚土那里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后又有些精神恍惚了,她的魂体本就只有灵师级别的强韧度,折腾到现在已经非常虚弱了。话一说完就再次晕了过去。

灵魂虚弱可不是小事,还阳之后少不得要大病一场。杨厚土不敢大意,连忙将葛无忧同样收入摄魂珠内。此间大战依旧持续着,余威震dang)之下若是再伤到她那杨厚土真的就万劫不复了。

做完这一切,感受着已经恢复充盈的灵台,杨厚土缓缓起冷眼望天!

高空中的两道光影依旧疯狂的碰撞撕扯着,双方早已打着不死不休的意念在拼杀。此时此刻两边看似威势无双,其实都是强虏之末而已。特别是杨黄天,不管他曾经达到过什么高度,现在也只不过是刚刚凝聚神魂急需隐匿同化神魂的最弱天师罢了。

若非仗着脑后的神环源源不断的给他带来力量和手中残剑的犀利,他绝对不可能是燃起佛魂的孽镜山主的对手。

呵!杨黄天.....

杨厚土此刻对这个大哥的态度也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能理解为冥王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但他不能原谅为杨家人的他做出如此绝的选择。

回想起如今,杨厚土心中一片冰凉。除了那陌生的父亲和这个决然的大哥,他...已然孤家寡人!

想罢他自嘲的笑了,自己都被恶者欺凌至如此地步,还裁决个什么善恶!他抬手看着双掌之中升腾而起的黑白力量心中悲凉。而那裁决之力也仿佛通灵般缓缓的缠绕着杨厚土的手臂轻抚着他那颗千疮百孔的心。

代表罚恶的黑色能量带给了杨厚土同样的冰凉,不知为何。此刻杨厚土觉得这股黑暗的冰凉格外的亲切。感受着那股能够让他心如止水的寒意,他眼中闪过一丝决然。

左手那代表着赏善的白色力量被他一点点的收回,这次,他没有将它收回灵台,而是将它安置在了心脏所在。

从此以后,善!杨厚土将它深藏在内心深处,向善之心不用示于人前,眼观心中自明。

罚恶.....杨厚土抬起两只双手,两股纯黑的力量迸而出。他的双目也从之前的黑白妖异化为了暗黑的旋涡。

“嗡”

原本收放柔和的裁决之力在收起里面白色的部分之后,罚恶的黑色神力突然变得狂放霸道!这种突如其来的狂霸让杨厚土只感觉浑充满了一种敢于挑战一切的强烈自信!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裁决之力用法....”杨厚土感受着整个体的变化喃喃自语,他从看见酆都大神是黑白双力同时绽

放的时候就陷入了一个误区。酆都之所以能够如此,是对此道已然达成,以主宰的强大无视了很多的东西。

然而杨厚土在无法达到酆都的境界的时候也下意识的选择了双力同开。这就让他陷入了一个误区....恶黑主惩戒,而善白确是一股与它截然不同的力量。

同时调动两种力量,就好比一个汽车在行驶的时候没有放下手刹一个道理。善白抑制了裁决之力中主战力的恶黑之力的完全绽放....

还有一个东西....

杨厚土灵台中那把本该交给黑无常的灵剑被他缓缓的引出。

他觉得,这剑,应该就是那一把吧。

果然,此剑一离开了杨厚土的眉心只是在他双眉之间停顿了一刹那便直接化为一道光影冲向了高空。

“轰咔!”就在灵剑化的光束直插高空战场后,天空之中突然传来一声炸雷般的巨响。随即杨厚土便看到了代表着孽镜山主的金色光芒如彗星般坠落下来。

而杨黄天却在天空之上静静站立着,他旁漂浮着的赫然是一把完整的阳剑。

“老朋友....”杨黄天轻轻摩挲着那剑低声呢喃,他将视线转向了在地面上冷眼旁观的杨厚土。“谢谢你。”

对于杨黄天的谢意,杨厚土脸上丝毫没有变化,依旧是目光冰冷。道:“杀了他,一个要求....我要吞噬他。”

“你....”杨黄天轻叹一声点了点头。

“阳,很久没出手了吧。去吧....去用那恶僧来作为你重现世间的祭品。”

那阳剑仿佛真能听懂杨黄天的话一般,居然轻点剑尖回应了一下。随即剑之上丝丝的寒气升腾化作一束流光急冲而出!

孽镜山主乍见阳剑重现有些慌神,一招失误被杨黄天手握完整阳剑直接拍了下来“轰”的一下撞进了山体之中,当他刚刚从那碎石中窜出时迎面而来的便是那杀气凛冽的一剑。

佛魂燃烧已然过半的他根本来不及招架直接被断空而来的阳第一剑刺了个透心凉。

一切都只是生在刹那之间。

“啊!”只闻一声惨叫,孽镜山主刚窜出空中数百米的子直接再次从空中跌落。

“砰...”地面沙尘漫天。

点点火焰仍旧在他魂之上蔓延着,但孽镜山主的佛魂已经重创,此刻他趴倒在地居然连翻转过来的力量都不够了。

“噗”一只脚掌狠狠的踏在他的头颅之上,一声带着恨意与冰寒的话语传来:“佛...你已跌下神坛....”

屈辱与不甘在孽镜山主的心中蔓延,他居然咬着牙硬是翻过子,那居高临下踩着他脑袋的居然不是杨黄天,而是另一个只有灵师境界的杨家后人。

“小辈

尔...”正待他要怒骂出声的时候,杨厚土再次狠狠的在他的头上踏了两脚。而孽镜山主也奋力的想要撑起子,他宁愿那个践踏他尊严的是那位,至少那位曾经位列至尊!

“若你为友冲冠一怒直接去找杨山林,我敬你一分。若你能够光明正大的报仇雪恨,我虽死无怨!但你为什么要用如此下作的手段!!!”杨厚土不断的泄着心中的怨恨一脚脚的狠狠跺下。浑被罚恶之力包裹着的他现在完全是一个修罗的化。

他需要泄,如若不然!他的那颗心会毁掉....

杨黄天一直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他没有去阻止杨厚土的疯狂,因为他知道他没资格阻止。所有的话语都化作了一声沉沉的叹息。

“我刚刚见你已经收起二老的魂了,我想...”等到杨厚土将那孽镜山主生生的踩到不能动弹之后,杨黄天这才轻声道。

“你闭嘴!”杨厚土转两个如同黑洞般幽暗的双瞳冰冷的看着杨黄天,道:“你我心不同路不对,从此之后你与我杨厚土没有半点关系。还有....别用你那自以为能够掌控一切的目光来看待这个世界。无之人...没那资格。”

杨厚土的心中主意已定,他要带着二老的死魂一步步走上那座神坛。那颗修行之心从未像现在这么坚定过。你杨黄天也不过天师而已,不管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我杨厚土定然要踏足那个境界,亲手点燃二老魂火!

杨黄天叹息一声不再言语。

“孽镜山主!看着我!!!”

“什...什么?”孽镜山主艰难的抬起头双目无神本能的看向了杨厚土。

那双眼....孽镜山主现在已经虚弱到佛魂近乎崩溃的边缘。双目在一接触到杨厚土那对旋涡般的眸子时一下子就如同被定住了一般深深陷入其中。

“以你之恶,不配再入轮回!我杨厚土代酆都裁决....判你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