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29章 冥王金身

“如果我说,我能让你们实力大幅提升呢?”

就在众人沉默之时,杨黄天开口了。大家纷纷转过头看向他,冉闵和葛念暂时还不知道这年轻人的底细,但其他人知道啊!冥王转世,他说的话那肯定不会是玩笑。

“主上!!!”

杨黄天正待说话,突闻一声激动中带着丝丝颤抖的声音传来。老黑头?杨厚土听着声音回头一看。果然,黑无常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葛家,此刻正浑身阴气翻涌的站在门口看着他们这边。

这短短几日所经历的事情实在让杨厚土身心俱疲,以至于他回到锦城都没想起来第一时间找老黑头。这一刻看到他的突然出现心里不由得一阵歉然。分别的时候他说去城隍庙养神,这会儿看着老黑头身上翻涌着的阴气,应该是全然恢复了。

一声主上让杨黄天呆立当场,这声音曾与他千年相伴,实在是熟悉得不能太熟悉了。他转过身脸上带着不可置信的神情看向了门口那道黑影。

“黑...黑子?”

噗!杨厚土差点没一口茶水喷对面葛天师的脸上,这...这堂堂黑煞神的别称也太恶趣味了吧!

“是我!我是黑子啊主上!”老黑头一脸激动的冲到杨黄天身前埋头就拜,跪伏在地的他浑身不住的颤抖着。

杨厚土能够理解老黑头现在的失态。千年的东躲西藏和艰辛寻觅,那是一股怎样强大的信念和执念在支撑着他坚持下去。经历了如此多的磨难,今朝终于得以相见。他打心底里替他高兴。

身旁众人之中,大家都静静的看着这一幕。虽然有人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冲出这么一个大鬼来跪拜杨黄天,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和故事,没必要问。

冉闵这位僵尸中的王者就是怀着这个心态站在一旁淡然视之,但这一切都在老黑头抬起头的那一刹那崩碎了。

“好,好!还在就好!”杨黄天那从来云淡风轻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了一丝激动。对他来说,黑无常相比于一个得力干将的身份之外,更多的时候倒像是一个知己老友多一些。毕竟神的岁月太过漫长,更何况是神王。人都是有感情的,神也不例外。在经过了无数的变故之后,还有什么能够比得上这种老友重逢更让他感觉快慰!

黑无常激动的抬起脸看着这位故主。脸上一阵波纹荡漾,那副棺材脸变成了另一幅模样...一副,长棺材脸...

天可怜见,冥王啊!我终于找到冥王了!千年戴着面具度日,想到过往种种,他不由得老泪纵横。

“哐啷!”淡然端坐的冉闵在第一眼看到老黑头样貌和感受到那一身气息的时候双目一缩身子一震不小心将身前的茶具掀翻一地。他指着老黑头有些不敢置信的喊道:“你!你是!!!”

他只感觉自己身上那颗千年不会跳动的心脏这一刻仿佛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因为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了什么。不知多少年之前,他还是一个隐匿阳间的玄尸。

那时的他曾近距离的见过一位大神过阳时候的场景。那与身而来的神力威压铺天盖地,无数神灵阴差跪地相迎。

那大神从始至终都未曾注意到隐匿在茫茫人海中的一个小小玄尸,后来他才知道。那是众神之中有数的几位能够直接面见冥王的一级主神之一-黑无常!

从那之后,黑无常那霸气的神姿就深深的印入了冉闵的灵魂。

虽然后来随着双王之战的开启,传闻黑无常这位名震阴阳的主神已经陨落。但冉闵还是立志要走到他的高度,一位真正的强者的高度!可以说,那副众神恭迎的场景让黑无常成了这位曾经也是王者的人屠的偶像!

恐怕当年黑无常也没想到,自己的日常巡视阳间居然会意外的收获这么一位真爱粉吧。

而现在他看到了什么?虽然身上的气息完全与那位搭不上,但是那张脸冉闵是绝对忘不了的。就是他!黑无常!那个传闻已经陨落了无数年的大神。而他....居然跪在一个年轻人面前称他为主上!难道....难道他是!

“冉叔?你怎么了?”葛念有些惊讶的看着冉闵,从小到老,还没见过他这么失态呢。

杨山林与葛常笑无奈的对视了一眼。得了....这有的事儿还是说清楚吧。现在这局面越来越乱,这杨黄天的事儿如果不说清楚以后很多事情都不是很方便。况且,看杨黄天的意思也没准备隐瞒葛念的样子。

“我!他....”冉闵有些语无伦次了。

“阿天?”杨山林冲自己的大儿子喊了一声,杨黄天转身对他点了点头,然后示意黑无常跟他到一旁说话。

他们,可有很多的事情要聊。

“前辈别急,此事的前因后果容我慢慢跟您讲。”葛常笑在得到授意之后,连忙笑着上前与杨山林一起缓缓的向葛念等人讲起了杨黄天的事。

................

整整一个多小时,葛念与冉闵这才瞪大着眼睛听了个大概。

我的个乖乖!原来,原来自己这儿子失踪这么多年,居然是干着护佑冥王成长的买卖!这....这得是多大的机缘才能有份参与啊!葛念喃喃自语。

道传因其所信仰的道原本就很是亲近冥王神系,也因为此,所有道传心中对那曾高坐于冥神山之上的那位神王都是打心底里敬畏的。又因佛修们搅乱阴阳行那卑劣之事,所以对于冥王的陨落,道传们也是打心底里惋惜。

当得知自己儿子不敢归家居然是为了做这件事,葛念看着那“不孝子”的目光不由得柔和了几分。虎父无犬子,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真的是他!冉闵的眼中闪过一丝激动,这丝激动不是给冥王的,而是给那曾经叱咤阴阳的黑面煞神的!对他而言,冥王都没有黑无常重要。漫长岁月中,给他动力的是黑无常,这是一个真爱粉的独白!

事情说开了,葛无忧狠狠的剜了杨厚土一眼,那意思很直白,你居然敢瞒着我,你完了。

杨厚土苦笑....这事儿你让我怎么说,就说我哥是冥王....我说实话你会信我才有鬼了。

茶香再次飘溢,大家都在等待着杨黄天的归来。

因为,在这之前他曾说过有办法让大家实力提升,这句话以他之身份绝不会是无的放矢。

又过了约莫一个小时,杨黄天这才带着黑无常从外面缓缓步入。

“抱歉,久等了。”见众人都看向他,随即冲大家拱了拱手道。

“不碍事不碍事,反正都在喝茶。”冉闵笑着起身道,不过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是落在跟在杨黄天身后的黑无常身上,那热切的目光有点让老黑头不寒而栗!他不住的朝杨厚土投来询问的眼神,这人...这人没毛病吧?

杨厚土见这古时人屠这德行也不禁轻

笑一声,原来追星也是不分族群老幼的啊!拜托了这位僵尸大哥。你一个僵尸端着杯上好的清茶真的不嫌尬得慌么?喝下去不拉肚子蛮...

葛念这会儿也有些拘谨,缓缓起身有些手脚不知道该往哪儿放的尴尬。诚然,任何人在知道杨黄天的身份之后都不可能淡定得起来的。当然,那个一颗心都在杨厚土身上的傻孙女例外。他这时候都不知道该以什么态度来对待这个年轻人了。

仿佛看穿了他们的尴尬,杨黄天微微一笑道:“我父为杨山林,古语有云,道走今生。所以两位前辈无需介怀,按辈分论就行了。”

葛念二人闻言心里这才稍微那啥了点儿,不过话是这么说。但他们还是与之前有些无视的态度有了很大转变,连忙招呼杨黄天和黑无常坐过来。

众人再次落座,杨黄天抬手在这大厅之内设下了一个小型的隔离结界,这才又说起了先前未讲完的话,他道:“现今我已重塑神魂,神基已成。若想要短时间内恢复部分实力想要走正常修行途径肯定是赶不上现在地藏的进度,所以必须走捷径。”

“捷径?”众人均是疑惑,特别是葛念,整个眉头都皱成了一个川字。众人皆知,修行之人除了行那吞神噬魄的歪门邪道之外,哪个不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当然,杨厚土那机遇不断的二愣子不在其内。

若是为了提升实力而做些不符合道心的事情,那不是与初衷不符么?方才听儿子说过,他们在外逃亡之时就曾做过那吞噬神魂的绝户事。虽然是佛者,他们是对立没错。但此法照样不被葛念这样的存在所推崇。

杨黄天将大家的神情看在眼中,曾为冥王的他哪里能够看不出他们的担心所在。不由得呵呵一笑道:“放心吧!此事并非你们所想的那样。”

“那还能有什么捷径可走?”冉闵问道。

杨黄天脸上笑意更盛,这冉闵自然也是他现在需要的帮手,有他加入自己此行的把握更大。

“很久以前,我曾偶然在凡间一山巅盘桓数日,救了几个可怜人。因随心随性之下并未收敛神华,故他们在那里为我立下过一具神像。”

“你还有金身在阳间?”葛念惊呼。这说不通啊!地藏虽不精于算计,但也不至于傻吧!冥王一脉让他搞成这样,哪怕只是猜测冥王未灭绝,也绝技不可能还能在凡间给冥王留下金身碍眼啊!

见大家都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杨黄天哈哈一笑,道:“那地方的供奉者并不知晓我的真实身份,只是照着我的样子帮我打造了金身而已。虽名非我名,但愿力确是实实在在的到了我身上。”那金身最早提供的愿力对他来说简直是微不足道,所以,当年他根本就没有在意。

“可...一个小地方能够提供的愿力也不是很多吧。如何能够达到提升实力的程度。”虽然杨厚土不想在这个时候喝倒彩,但他还是把很现实的东西指了出来。神力提升比修行者晋级难了不知多少倍。一个神长年累月的在华夏各地收取的愿力尚不够他突破,何况是一地之力?

“小地方?”杨黄天笑了,接着神秘的道:“或许,当年那里是不毛之地不假,但现在嘛...并不是小地方喔。”

“喔?什么地方?”葛念问道。

“泰山,玉皇顶!”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