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30章 你是玉皇大帝?

“你....你该不会说那泰山之巅上立着的那个是你吧???”杨厚土瞠目结舌....他没去过但他听过啊!玉皇顶,那供奉的可是玉皇大帝啊!

冥王是玉皇大帝?这啥....鬼故事么!

“玉皇大帝。”杨黄天笑而不语,若不是那金身被冠上了这个名头,估计早就被地藏手下众佛给铲平了。

众人闻言也是心中了然,谁都知道,愿力那东西很是玄妙。开始在谁身上那就在谁身上了。称谓不重要,重要的是实实在在的香火。

“可在你不断轮回的这些岁月中,那些愿力不会消散么?”葛念问出了心中的疑惑,毕竟冥王的事迹他们大都有所耳闻。

虽然年代久远也不乏有以讹传讹的东西在里面,但冥王是实实在在的陨落了,杨黄天现在站在这里更是证明了这一点。神基不在,那些愿力又如何能够不消散?

杨黄天笑了笑有些神秘的说道:“当年我也没想到那里会经人口口相传之后变为一个封禅朝圣之所在,所以当我感觉到那里带来的愿力十分可观的时候,疑惑之下又去看了一下,这才发现那里的变化着实让我都觉得意外。”

当时,他也化作一个普通人随着一众朝圣之人爬上泰山的时候。纵然身为冥王,见惯了万人朝拜的他都有些被震撼到了。

如此艰难的山路,普通人就算是爬上来都很是困难。而这些普通人凭借着血肉之躯,居然愣是硬生生的在他当年救助那些人的山巅之上开辟出了一座不小的神庙来供奉他的法身。

走入神庙内部,里面的东西更让他感到震惊。倒不是说那具与他当时显圣时有些出入的金身然他震惊,而是这神庙之中居然诞生了龙愿!

龙愿并非龙兽之愿,而是来自于人中之皇虔诚的朝拜所产生的愿力。命之一说很难参透,哪怕是冥王都无法窥知一二。众所周知,整个阴阳界神之皇者只有冥王一人,所以,代代人皇虽在世时可享尽人间富贵与权势,但死后却不得为神。此乃铁律!

在阳间拥有绝对权利的他们自然大部分都会有机会从各种存在中得知这一铁律,故,很多的帝王是不信神的。哪怕是冥王,他们也不会参拜信仰。

所以,龙愿!极难诞生。因为同为帝王的他们,不愿低头!

但这个由显圣传闻而崛起的新“神皇”玉皇大帝,不知为何,却让他们能够低下那人间帝王的高贵头颅。这机缘巧合之下,皇者愿力已然到了冥王的手上。

也许,他们只是不忿那人皇不可为神的铁律吧。归根结底,他们也只是普通人而已,总有所愿。有这个么虚无缥缈的玉皇大帝给他们参拜,也算是让他们心安的一个依托。

当时地藏未出,冥王早已站在阴阳二界的巅峰,虽然惊叹那龙愿的神异,但他却取之无用。巅峰之上也不过是另一个巅峰而已,图之无趣。

所以,他在那金身之下注入了一缕神念,此神念可收集愿力。无尽岁月中也不知会发生什么变故,若是遇上天地大灾劫,或许这愿力能够排得上用场呢?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也算大善。

当时的他何曾能够想到,当年的随意之举会成为如今他迫切需要的契机。

“说来也可笑,那玉皇顶引来了无数的信徒。在我遭劫之后,很多的佛者寺庙也在那泰山依靠着山巅之上的神庙带来

的人气建立起来。那些安然享受着山巅那金身给他们带来愿力的神佛们怕是怎么也想不到,那里,是我的神庙。”杨黄天话语中带着些许的自嘲和讥讽。

虽然神佛们谁都眼热那山巅之上玉皇顶的香火鼎盛,但谁也没有想要去破坏它。因为他们都清楚,这大大小小的这么多庙宇里供奉的金身全都是依托着它兴旺起来的。损人不利己的事谁都不愿意去做。

有时候神与人的心并没有什么区别!既然那是无主之物,没人得到过,心里就平衡很多,那也就没必要去嫉妒了。

这世间类似于此的无主信仰不知凡几,谁能嫉妒得过来!

就这样,玉皇顶之上的冥王金身,居然在众佛堂林立的封禅之地靠着这种奇妙的平衡完整的保存了下来。这也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如果能够掌握这股沉淀积累了千百年其中更是有着龙愿的愿力,我们的实力绝对会大幅提升。到时候再面对各种时局变化也不会这么被动。”杨黄天扫视众人沉声道。

如果能够?杨厚土敏锐的捕捉到了这几个字。看来,这东西怕不是想的这么简单的拿走就行了啊!

“我们是道传。那愿力对我们现阶段怕是用处不大。”杨山林摇头叹道。愿力这东西好是好,但是对于他们这还未到天师境界的道传来说真的有些鸡肋。只能用来强化灵觉而已,未成天师神魂不凝根本没办法将它化成一身实力。

“谁说的。”一旁一直没有吭声的黑无常插口道:“只要主上重新掌握规则力量,那这愿力对你们绝对用处极大。”

规则力量?众人一愣,规则力量那可是必须达到一级主神的层次才能够掌握的东西。那是一种玄而又玄的力量,就像是酆都主裁决,黑无常主归阴,白无常主还阳。

而冥王的规则力量是什么?这倒是无人知晓的问题。

见得众人还没明白过来,黑无常嘿嘿一笑,道:“主上为众神之神,主封神!”

封神!众人心里一颤,难道杨黄天要....

“没错,虽然有强大的龙愿辅助和千百年的沉淀,可若是单指望那泰山之愿力想要直接重回巅峰显然是不可能的。但只要我能够踏足主神之境,开启封神应该足够了。届时,那些愿力足以助你们突破到一个新的高度。”不知是否是因为黑无常的归来让杨黄天产生了些许变化,此时他的气质发生了极大的转变。话语之中那锋芒毕露让人心里不自觉的产生一股信服感。

杨黄天虽然嘴里没有说话,但孽镜山主以二老之魂相要挟的时候的那种无力和眼睁睁看着他们被害时的愤怒已经深深的刻入灵魂。

力量!他需要力量!能够掌控局面的力量!

杨厚土不动声色的坐在原位陷入了沉思,对这大哥他心里是有疙瘩的。之前他曾想过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走这条路。但看现在的情况,仿佛他还是得与他走这一趟。继承了裁决神力的他已然踏上神途,在这随时可能朝不保夕的大形势下,那股愿力他若是能够得到一部分,哪怕只是一小部分,对他来说都是很大的机缘。

是机缘,就必须去争取。哪怕他心中不愿沾杨黄天的光,但这时候可不是任性的时候。而他,从来都知道一点,很多时候,面子比面皮还便宜。

看着大家都陷入了沉思,杨黄天并没有去打搅他们。天下没有

免费的午餐,相信他们面对这种诱惑,心里应该都会大致明白权衡一下需要付出什么。

当然,杨山林自始至终都没说话,无论如何他肯定是会陪着儿子去的。所以他只是在等待着大家的决定。

过了半晌,第一个出声的居然是僵尸之身的冉闵。他道:“我想问问,若是我与你同去,也能够....”他有些迟疑,有的话不好说全,说全了就有些不好听了。

“自然。”杨黄天点头微笑。

冉闵不再犹豫,当即道:“那我与你一道前往。”他卡在这半步无劫境界已经很久了。不管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凝聚神基,这已经成了困扰他无数日夜的梦魇。有魂僵尸不像道传自有传承的凝聚神魂之法。

在漫漫修行之路上,他们能做的其实与道传差不多,身为有魂僵尸。他们需要不断的吸取天地日月精华来强大自身。喝点血什么的只是调剂,并不是必需品。

他们是有魂僵尸,懂得怎么吸收天地灵气。而不是那些电视里演的什么动不动就乱扑乱咬的无魂僵尸,因为无魂僵尸没有什么灵智,但他们的潜意识知道血液精华对他们有益就随着潜意识的支配乱来。

对无魂僵尸这种不分善恶的存在,身为有魂僵尸,冉闵有时候碰上了都会顺手解决。

所以,冉闵同样不想放过任何一丝的机缘。

此时,沉默的众人都看向了杨黄天,葛念沉声说道:“我知道此行应该不会简单,但我还是想问一下,凶险程度几何?”

杨黄天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道:“千余年未去过那里,具体情况我已不知,但若是不出意外。会很凶险!第一,当年我打进金身之下的神念极有可能依靠着庞大的愿力产生灵智,此为第一险。其次就是那泰山有一灵物,实力颇为不俗。它的态度为何尚且不知,此为第二险。这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此行若想要成事,必须避开那山路上为数不少的佛堂寺院中供奉的神佛。要知道,那里香火旺盛,神佛可是经常会常驻金身内的。这点,最为关键。”

果然,众人听完都是眉头紧锁,有多大好处就要冒多大险呐!

葛念沉默了,他道:“我葛家就这么三个人,我看,这趟....”他将目光转向了孙女,自己儿子那眼中的坚决他根本不用问。但是自己这孙女还只是灵师啊!犯不着去冒这么大的险。

“您别看着我,杨厚土去哪儿我去哪儿。”葛无忧见自己爷爷的目光扫了过来哪儿还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连忙拉着杨厚土的手说道。

葛念与葛长笑心里一苦,这杨家孽障到底给自己这宝贝疙瘩灌了什么**汤啊!

“厚土...”杨山林这时候也是看向了自己的小儿子。

杨厚土充耳未闻,只是看着杨黄天声音并不是很亲热的道:“此行若成,我能到什么境界。”

杨黄天闻言顿了顿,答道:“神佛!”

神佛!杨厚土闻言心中一颤,若是之前自己能有这实力.....

“我干了!什么时候走告诉我一声,我出去办点事。”说完,他直接起身头也不回的朝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