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11章 迁坟

“啥?”大家都不明所以.

“别问了!你们快点!谁家有黑狗,纯黑的!赶紧抓过来!”大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杨家二娃那么激动肯定有事儿,相互看了看,都开始分头去找黑狗了,“你们俩是不是处男?”杨南和刘坨子一愣,几个意思?

“就问你们还是不是,痛快点儿!”杨厚土那凶神恶煞的威慑下,两人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哈哈!还真是!赶紧的,朝杨四爷金井里尿尿!快点!”

“啊???”两人双眼一瞪有点儿不可置信,这特么可是杨四爷的阴宅,棺材还在里面呢!你丫的怎么想的出这么缺德的主意?杨厚土看出了两人心事,他转头对杨大明说道:“大明叔!你相信我,现在情况很紧急!”杨大明看着他的眼睛心里万分难受,着杨二娃毕竟有没有本事他并不清楚哇!这要往自己爹的阴宅里撒尿,这到底........

“到底是什么事儿你跟叔交个底。叔这心里难受啊!”犹豫再三,杨大明还是不敢答应杨厚土这个扯蛋的要求。

杨厚土也明白,自己这个要求有点儿过分,不,是非常过分。这要是换做是别人让自己在本家老人坟上尿上一泡,保不准儿早就是一通老拳上去了,这杨大明还能好好的跟你说话已经很仁义了。

“大明叔!侄儿子冒失了,不过现在我也没时间跟您详细解释,反正!如果不赶紧处理了,我怕要出大事儿!”杨厚土抓着脑袋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别人解释,毕竟他现在是个半桶水都算不上的清水传人,自己做的事儿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用,不过有一点他是肯定的,那就是金井底上那层粘液,如果真的跟书上写的差不多样的那种东西,那就肯定要出事儿。

杨大明看了看自己这个远房侄儿沉默了,唉!说来说去人家也是为了自己好,爹都已经被折磨成那样了,自己还在这儿优柔寡断的,还不如人家一个远房的亲戚,想罢道:“成!叔信你,你看怎么安排你做主吧。我爹那儿,到时候我再跪下磕头认错!”

得到了主人家的肯定答复,刘坨子和杨南不得不慢吞吞的跑到坟坑边上献出了人生的又一个第一次--第一次往坟坑里尿尿。

话说这尿尿倒是没感觉,大不了就是在这山包上掏出那玩意儿感觉有点冷而已,不过当这尿一接触到金井底部的粘液时,两个人差点没被吓得缩阳入腹!只见两种液体一接触,“嗤嗤~~”一阵白烟蹭的就冒起来了,那感觉就像是冷水浇到了烧红的铁锅里一样。

“哎哟我滴妈啊!”刘坨子吓得一下子就把剩下的尿意完全给憋回去了,两步窜下了土堆。

“二娃!这....这是啥?”杨大明看着这反应当场就傻了,边上剩下的村民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不过,不知者无畏,倒是没谁有多害怕的表情。

果然!杨厚土心里一沉,没顾得上搭理杨大明,他喊道:“来!大家伙搭把手,先把四爷的棺材给弄上来!”

除了去找黑狗的人之外,坟地里还剩下十来个汉子,不过他们都有些犹豫。要是没刚过这一幕还好说,可这下面会冒烟儿啊!谁知道会不会伤到脚,村民朴实归朴实,可都不是傻子,所以杨厚土的这一嗓子没多大作用。

“大家别怕,这玩意儿不会烧脚!不信我先下!”杨厚土一马当先的拿着绳子直接跳下了金井,“噗嗤”双脚落地,那叫上就跟踩在稀泥上没啥区别,由于他现在基本上算个庄稼汉子了,这个季节乡间小路泥泞,农村人大部分时候穿的都是不漏水的水鞋。所以一点儿都不怕有个啥,再说,这又不是硫酸,怕个啥?

“你们都穿着水鞋的,没事的,下来吧!”

这都有人带头了,就是再不情愿也得动了不是?农村人最怕的就是有人说闲话,帮忙都是靠自觉,别人家有事儿,你不去,一传十十传百的,以后你家有事儿别人也不会来。要是干活儿不给力,懒!结果也差不多。

感觉大家不怎么敢下手,杨大明赶紧从兜里摸出来两副洗碗带的防水手套递给了旁边的两个汉子。

就这样,穿绳子抬杠子的干了好一会儿大家才费力的把杨四爷的棺材给抬了上来。

“开棺吧!”到了这一步了,打开棺材看看杨四爷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是必须的了,这次杨大明没有含糊,拿着铁撬子就开始撬棺材钉,不一会儿就把棺材盖给打开了。不管关心还是好奇,大家伙都把脑袋伸过来朝棺材里看去。

躺在棺材里的杨四爷跟下葬的时候身上的装束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并没有像他们看到的杨四爷魂魄那样凄惨,不过,饶是如此,里面的情景也让围着的人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杨四爷的棺材里不知为何也被外面那黑红色的粘液填满了整个棺材底,身上的寿衣也被浸湿了。这还没什么,让大家倒吸一口凉气的原因就是杨四爷的脸,他们在下葬之前大部分都在棺材边上看过杨四爷,那是的杨四爷双目紧闭面色安详。

但是现在的杨四爷完全变了个样,只见棺材中的杨四爷嘴巴大张,一条舌头长长的伸着违背常理的直接耷拉到了下巴上。

关键是,他那原本紧闭的双眼此刻居然是瞪的圆圆的!双眼的瞳孔缩小得跟针尖儿一样,配合着瞪的圆圆的双目格外的狰狞恐怖。

肯定不正常!这是杨厚土脑子里第一个念头,死人他见过,瞳孔不应该是这样的。而且这面部表情跟下葬的时候差异太大了,特别是舌头,没理由变成这样的!难道...他想起了杨四爷魂魄,那嘴里的舌头不正是被拔掉了么?刚死未久的尸身与魂魄还有着一丝联系,若是魂魄被拔了舌头,那尸身有连锁反应变成这样,就说得通了。

杨大明这次意外的没有再哭,他愣愣的看着自己家老汉的遗体苦涩的道:“二娃,你看现在应该怎么办才好?我是真的没主意了!”

杨厚土沉默了半晌,其实他也没啥好建议,不过不管如何,随便葬在哪里都绝对绝对不能再葬在这里!随即他看了看远处的王先生,那边儿的几位刚刚有个道士在开棺的时候悄悄跑过来看了一眼,让杨四爷的面相给吓了个哆嗦又跑回去了,估计是跟王先生传完话了,这时候几个“道长”正准备悄悄走人呢!

“你给我站住!”杨厚土的吼声让正准备走人的王先生不得已硬着头皮转过身一声不吭冷冷的看着他,“这事儿因你而起,想走?”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不过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一而再再而三的目无尊长挑衅我,我只是不愿回应,别以为我真的怕了你!”

这话看似底气十足,可语气中的色厉内荏就连一旁的村民都能感受得到更何况杨厚土了。他不屑的笑道:“今天就算你舌头说出花来,你也别想轻易脱身,要嘛在这儿跟我们一起走完这一场,杨四爷家的事儿再说!要嘛!哼哼,我们杨家村的钱可不是那么好骗的,你敢做这种生儿子没那眼儿的事儿,我们就敢拆了你的台面儿你信不信!”杨厚土的话瞬间激起了身边一群杨家村汉子同仇敌忾的情绪,大家都凶神恶煞的瞪着这几个骗吃骗喝的道士。

这架势还真把王先生几个人给吓到了,杨家村在这十里八乡的是出了名的穷,可就因为穷,这村子里的人都很团结,而且民风彪悍,这要真的发起疯来,自己镇上开的店面怕是要遭劫了。

“哼!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想走了?我只是觉得这儿风大,想换个风口而已,哼!”说罢,王先生转身走到不远处的小石墩上坐下来不言语了。

“大明叔!你们赶紧把杨四爷抬回家,给他老人家再净个身,然后干脆就在您房子后面葬了吧!老人为山,靠山靠山!所以老人葬在自己家屋后对您没坏处的!”杨大明听后连连点头,他也知道,不管怎么样,这个坑绝对不能再让自己的老父葬进去。

“您记住!四爷身上的那些粘液一定要洗干净!而且那身寿衣要赶紧烧掉!棺材的话,洗干净擦干就行了,但是记住!一定要洗干净!不然这事儿就没完!明白吗?”杨四爷的身体已经僵硬了,再折腾这些可不容易,所以这话不仅是说给杨大明听的,也是说给身边这些帮忙的汉子听的,怕他们不上心一个不小心没整干净就白瞎了。

问题出在这儿,那杨四爷在跟这儿有关系那就真的是永无宁日了,他身上的粘液也间接说明了他被怨鬼所缠,必须彻底清理才能让怨鬼找不到杨四爷!

众人听完都点头表示明白,农村人都听道士们说过,阴宅尸身所在即是亡人魂魄所在,大部分亡人死后,未入轮回之前,都得进入地府判官殿接受裁决。

大恶者会被羁押地府受刑,而九成干净之身的亡魂都会回到阴宅长时间停留,等待地府传唤投胎。

所以后代子孙才需慎重选取阴宅所在,就像赵大爷小品中的那句话一样:只有这儿,才是你永远的家!

而以杨厚土敏锐的感知来看,杨四爷现在并不在这儿。极有可能是新鬼,魂魄未稳,让先前刘坨子那声惊叫给吓散了,现在不知道在哪儿去了,看来,等处理了这儿,还得想办法把老人家的魂魄给找回来!

至于怎么找,那就走一步看一步了。

“其他人先把杨四爷带回去,几位叔叔麻烦留下帮忙,我这儿还得做上一场!”杨厚土吩咐着的同时一把抓住了两个准备溜边的堂兄弟。

“喔?二娃!还要做什么?”几位汉子疑惑的问道。

“嘿嘿!叔叔们怕不怕鬼?”杨厚土嘿笑一声道。

几位乡里汉子一愣,不知道为啥杨厚土要这么问,不过一个汉子的回答直接让杨厚土有点懵逼:“鬼是啥样?能比你婶子厉害不?”这问题让他咋回答?这位叔叔那位老婆可是出了名的彪悍。

“呃!估计....估计婶子要厉害点儿。。”众人哄笑..

“几位叔叔放心!大家都是为了杨四爷家,大家乡里乡亲的,你们都知道他们家的困难!可我们做事也不能白干,那边那个王先生!我们这次的辛苦钱到时候找他出去!”听了这话,大家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了正在远处发愣的王先生几个人,冷不防的让他们这么盯着心里有些发毛,被他们这么盯着看,王先生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玛德!这群刁民肯定要揍我!咋整!

“嘿嘿!那没问题,有钱拿,你婶子肯定高兴!二娃你安排就行了!”

“那我们现在干嘛?”上了贼船的杨南刘坨子这时候也只能认了。

“等!”杨厚土道。

“等什么?”大家疑惑道。

“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