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32章 狼烟四起

喧嚣城市,繁华似锦。入夜的津城依旧人声鼎沸车水马龙。

人潮中,一老一少两个身着长衫的男子迈着小步子踏入一座看似风雅的二层小楼。在这寸土寸金的城市中心,这么一座古风小楼很是罕见。

熟悉这里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具有不短年代史的怀旧风高端茶馆儿,而这对老少也算是这城市中此道为数不多的手艺人---说书人。

“师父,今儿个人挺多啊!”年轻的那位前脚踏入茶馆儿就小声嘀咕着。

那儒雅老者举起手中折扇轻轻在年轻人头上敲了一下,佯怒道:“我们说书的拿的是场银,人多证明东家生意好,是好事儿。咱声大声小也图个畅快,你膈应个啥?”

“别总打头啊!会笨的。”年轻人摸了摸脑袋嘟囔着。

待得两人入场,茶楼侍者便拿起话筒吆喝道:“说书人来勒~~热茶满上,品书咯!”

老者笑盈盈的朝着四周茶客抱拳示意,带着徒弟缓步上台开始说书。

“各位客官且听,话说这单雄信......”

.........................

待得师徒二人说完书走出茶楼的时候,已经到了午夜时分。这就是他们一天的工作,也是他们这一脉修者的主业。

徒弟拿着师父给的零花兴冲冲的跑向了路边的一处烧烤摊儿,这是他一天最开心的时候。每次师父说完书都会让他去买夜宵吃,师父平时很注重自身形象,穿着长衫的他自然不会亲自去买烧烤什么的。但每次自己买回去之后,换下长衫的他老人家那吃得叫一个满嘴冒油。

老者看着自己这傻里傻气的朝着烧烤摊跑过去的徒弟不由得摇头失笑自语道:“哎。人家收徒我收徒,这手艺在这小子手里怕是得砸咯!也罢,昆仑太淡,撸点串很有必要。”

“嗯?”脸上的笑还未散去,他眉头一皱突然望向了旁边一处。

不远处的一个路灯下,一道金光突兀出现,随后一个神佛从光芒中踏出。那神佛现身之后目光灼灼的盯向了老者,不用说,就是冲他来的。此时虽然已是午夜,但街边上还是有不少人的,但他们均是对此视若无睹。甚至有的人还直接与那神佛穿影而过。

神佛以佛魂为体,现身之时不想让普通人看见他们就自然看不见。老者对此已然是司空见惯波澜不惊。

“藏风天师胡老方?”神佛问道。

老者嘿然一笑,道:“麻烦叫我说书人吧,天师二字从你们嘴里说出来,我可折寿喔。”

此老者正是道传中的藏风一脉当代天师。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天师,而非称号!被称为胡老方的藏风天师面对神佛脸上表情丝毫没有变化,他自己就是天师,根本无惧这称号佛。

况且,这也不是第一次被神佛找上门了。无非也就是时不时的提醒自己天师身份,别在阳世乱来而已。除此之外,这帮秃子还能说出什么来?

神佛面对胡老方的阴阳怪气面色不动只是微微的施了一礼,但他随即说出的话却让这藏风天师脸色一变。

“尊佛有请,还望移步阴间。”

“噢?请天师下阴间。没有这个先例吧?”胡老方甩了甩手中折扇面色不动但心里骤

然升起一丝警惕,他快速的用自己的神识扫了一遍四周后道:“况且,你一个称号佛就想把我请下去,怕是有点自不量力了喔。”

藏风天师已成天师多年,早已不是那初凝神魂的新晋天师了。如今的他只差一步便能迈入中阶天师行列,一个称号佛他还真不怎么放在眼里。

神佛一笑,道:“贫僧知晓藏风天师之名自然不会如此无视,此次前来相邀,尊上很是重视,麾下称号佛尽数前来,足足五位神佛相邀,我想施主不会如此不智想要推辞吧。”

五个称号佛!

胡老方脸色瞬间变得很是凝重。果然,随着这神佛的话音落下,附近建筑之上陆续的出现了一道道金光。眨眼间,不同方位再次踏出整整四位神佛呈圆环之势堵住了藏风天师的所有退路。

“要遭!”胡老方心中暗道,他长长的吐了口气,道:“终究只是一场梦,你们还是打算主动破坏规则对天师动手了。”

说着,他连忙用神识传音给远处还在等着老板烤烧烤的徒弟:“石头!”

“嗯?师父?”那年轻人闻言就要转头。

“不要回头!不要说话!”胡老方喝道。“为师把你带在身边这么多年,到了今日你都没有成功凝聚灵根,道传成就注定不高,不过好在你说书的天分倒是不错。听师父的话,回去之后把为师那藏风术烧掉。此生不得再凝灵根!”

年轻人听完心中焦急,想要转身却又不敢。

“唉!痴儿啊。为师去了。记住为师的话,终你此生不得修道!切记!”对自己的徒弟交代完藏风天师胡老方对那神佛哈哈一笑,道:“秃驴!老子忍你们很久了!束手就擒是不可能的,要请我?拿出本事来!”

说完,胡老方神魂出窍骤然冲向了高空,双手飞快挥舞着,数十团青色光点朝着四面八方划空而去。

“拦住它们!”神佛大喝的同时与其余四位称号佛一起飞身而上运起佛力企图将那些东西给截住。

但胡老方的速度太快,纵然他们全力施为仍旧是逃出了两三道。

藏风天师见状哈哈大笑:“一群贼秃,要战便战,偷鸡摸狗的算什么本事!来!”那些光点是他意志所化,既然消息已经传出去了,想必其他道友也会有所防备不会像他这么倒霉被人围堵。

“坏了!”神佛暗怒,消息传出之后再做事怕是就没这么顺利了。

午夜的津城高空之上,四方云动,大战开启。

凡人们不会感觉到这场足以撕裂云层的争斗,他们只是觉得…今晚的风有点大….

……

与此同时,峨眉山脊之中。一道黑影划过夜空朝着远方的云雾中疾驰而去。它的身后,同样亦是三道金光紧追不舍!

就在那黑影到达一个悬崖处准备纵身一跃的时候,一张琉璃大网在夜空中骤然现出将那猝不及防之下的黑影罩了个正着。

“嗷吼~~~”一声震天怒吼传出,那黑影在网中奋力挣扎。

“阿弥陀佛,猊山猫王!贫僧等候你多时了。”一声佛号传出,琉璃网旁显出一缕金光,一道神佛之影从中缓缓走出。

身后紧随而至的三道佛影躬身行礼均是喊道:“止戈师兄!”

若是杨厚

土此时在场,定然会认出此佛正是当日在云来城有过一面之缘的马元天尊座下止戈佛。

但见他手持念珠轻挥僧袍缓步行来好不潇洒。那琉璃网可是尊佛所赐,寻常妖王如何能够挣脱。网中黑影挣扎许久,只觉网子越收越紧最后完全被捆了个严实丝毫不能动弹。

“秃驴卑鄙!有种单挑!”至此,黑影已完全无力挣扎只得显出身形,一只壮硕如牛犊大小的巨大黑猫在网中呲牙怒吼。

止戈佛哈哈大笑,道:“你猊山猫王的速度谁人不知,不施点手段又如何能够抓得住你呢?”尊上马元天尊已下令,暗中清扫一干独行妖王。凭借这张琉璃网,止戈佛几人短时间内已经成功擒下了两三位隐藏深山之中的大妖,可谓是战功赫赫。

“我呸!趁我月修之时袭我妖丹,如此下作手段也就你们这帮秃子能够做得出来!老子不服!!!”猊山猫王恨声道。

今夜是月圆之夜,哪怕已成妖王的它也秉持着一贯的修行习惯吐出妖丹吸收月之精华。岂料这帮子秃驴突然袭来,它那未来得及收回体内的妖丹刹那间便被击出一丝裂痕导致它受到重创。

若非如此,这帮秃驴如何能够追得上它以速度见长的猊山猫王。

止戈佛没有再说话,他挥手示意其他人将这猫王拿下。自己则负手抬头看向夜空。

这夜……太长了。

待得收起猫王,众佛这才轻身而起架起脚下祥云御空而去。

深山之中再次归于寂静,过了许久,两道身影从暗处的山壁中走出。

“大哥!刚才你为何不出手!”走在后面的一位男子声音之中透露出了浓浓的不甘。

“唉。”走在前面的一位深深叹息一声道:“击退那些佛有用么?倘若走漏了消息尊佛上门,你我二人谁能挡得住?”月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一个略显俊瘦的面容显露出来。此人,正是离开葛家的冉闵。

话说他离开葛家之后就直奔峨眉而来,他来的目的当然不是冲着那猫王来的。而是这里隐藏着一个有魂僵尸弟兄,也就是现在跟着他的这一位。

两位僵尸刚准备出山,谁曾想刚好就碰上这些神佛擒拿妖王的一幕。

果然已经动手了啊!

“可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妖族弟兄就这么憋屈的落在他们手上,我...唉!”身后那人还是忍不住怒道。

“看来那命书已经出世在即,急需灵力。否则那些神佛不会冒险朝着这些妖王级别的人下手。”冉闵沉声道:“大战将起,若是我们能胜。那这些被抓走的灵族自然还有一线之际,若是败了!那早晚我们也是一样的下场。早些晚些又有什么区别!别想了,走吧!”

带着些许沉重,二人趁着夜色笼罩极速狂奔而去。

类似的事件不断的在华夏各地上演着,灵族不论高低均受到波及,甚至一个个外出昆仑钟意于世间凡尘的存在同样纷纷遭到佛修的突袭。

神佛群出,被盯上的无人得以逃脱。

不用冉闵再奔忙,此消息霎时间传遍了修行界。一时间昆仑震动,举世皆惊!

千余年的规则破裂。

天,要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