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33章 死掉的圣人像

乱局已起的消息还未传到杨厚土这边,这时候的他刚带着葛无忧下了飞机。

封禅之地!我来了。

不过二人并没有直接去泰山,因为没有飞机直达,所以他们选择先去圣人庙走一趟瞻仰一下先贤。以前杨厚土并没有这方面的思想,可这踏入道传之后,脑子里有的东西还是发生了改变。既然来到此地,他觉得还是有必要去见识一下圣人庙的。

若是圣人有灵,那得享千万人香火的存在又是何等风采!

坐上直达车,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圣人庙。

虽然先前杨厚土在手机上简单的看了一下介绍,但当他真的来到这里的时候仍旧是被狠狠的震撼了一把。

这哪儿能是个庙啊。这压根儿就是个规模宏大的宫殿好不好!

杨厚土瞠目结舌的再次翻开手机上的攻略,十多万平方米的“庙”。啧啧啧,这要是跟锦城张将军的城隍庙比起来,那堂堂二级神的神庙简直只能算是个茅草房嘛。不不不,连茅草房都算不上,简直就只能算是个茅房....

惊叹之余,二人怀着虔诚的朝圣之心随着人潮缓缓步入。两人平时都没什么时间和机会来看看这种圣地,瞻仰着各朝代因修缮而增添出的不同时代的建筑风格两人逐渐的被里面渗透出的岁月气息深深的吸引。

两人漫步其间全然不觉时间缓缓流逝,直到他们走到了神坛前,抬头仰望着一座高约三丈的巨大神像这才停住了脚步。

“这....这怎么可能!”杨厚土觉得有些古怪,在仔细的探视了这座神像之后惊呼一声。

葛无忧听罢开启灵眼一瞧,脸上也是写满了不可置信。

这金身...居然是死的?

没错,眼前这圣人巨像没有丝毫的灵动,这是漫长岁月没有降临过所造成的。与那些无神金身一样,若是杨厚土猜的不错,这种金身看似威武,实则里面早已只剩下那被岁月侵蚀的普通石料,若无外层包裹护住,触之即碎。

要知道,有灵金身哪怕是神魂不在这里,经过长时间的愿力加持,那也是用钻头也难以凿穿的坚硬存在。

眼看着那络绎不绝入庙的信徒们一个个虔诚参拜,嘴里还念叨着诸如保佑自己孩子成绩提升此类的话杨厚土听着心很不是个滋味。

这金身之上连一丝的气息都没有,全然就是一个死金身。他无法相信这个事实,香火旺盛到如此程度的圣人庙居然是个无神的地方。那圣人何在?

难道转世了?不对,哪怕是转世轮回,这些愿力照样会加诸到转世身之上,哪怕是不修炼,轮回结束依旧会恢复神魂之身。

杨厚土神魂感应之下,那神像毫无生机可言。哪怕是随意供奉的一个金身,只要降临过留下一丝神念,这神像也不应该是这样。这情况只有一种可能,圣人…已去!

嗯?不对!杨厚土细心的观察到,那些朝拜者们低头祈愿时贡献出的丝丝微弱愿力又分明是朝这神像去了。愿力不散!

死金身依旧吸收愿力?简直闻所未闻!

他冲葛无忧使了个眼色两人面色不动的缓缓走到神像背后,因为那些愿力凝出的丝线都是朝着这边汇聚的。

果然,杨厚土二人走到后面一看二人整个脸色都沉

了下来。

只见那高大的神像身后,在一个不起眼的衣衫雕刻折角的地方,一个巴掌大的印记正在他们灵眼视线之下散发着微弱的亮光。

佛家字印!

杨厚土牙关紧咬,这群孽障!居然用这种方式窃取信仰!

虽然不知是何人所为,但能够占据如此重要的圣地做出如此下作之事绝对不可能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能够办到的。

“走吧。没什么好看的。”感觉到了杨厚土的怒气,葛无忧轻轻的牵了一下他的手示意他离开。

看来,这圣人庙也成了个是非之地了。杨厚土不是没脑子的人,他收到葛无忧的信号之后立马强压怒火脸上恢复了淡然。

这里香火这么旺盛,肯定是有人看管的。他们来这边主要目的是探查,而非打草惊蛇。

二人就如同普通游客一般又四处闲逛了一下便朝着外面行去。之前没有发现异常的两人还能保持着平常心漫步,可从发现那金身异常之后他们就提高了警觉。

这一通闲逛下来,把他们逛的是心惊肉跳。

这哪里还是圣人庙,这分明就是个佛殿啊!杨厚土已成神魂,所以他的感应是非常惊人的。偌大一个宫殿里随处可见的各类雕像中到处都隐藏着佛修神魂。

就连那看门石兽中杨厚土也发觉了一个有些微弱的僧魂潜藏其内,观其灵魂层次,至多不过巡查阴差那五级左右。我的天!到了这一刻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现如今地藏一脉的佛者们成长如此迅速了。

除了霸占阳间各处景点为道场之外,居然都在做这种鸠占鹊巢的事情。长此以往,如何能够不快速崛起!

要知道那些根本不知名的东西,信徒也跟着拜。拜的是谁那信仰自然就归了那隐藏其内的存在。

不对,那他们难道就没有对杨黄天的那具金身动手?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杨厚土心中暗道。

就算为了整体效应不去毁坏那金身,那这种如此简单便能获取巨大愿力的偷盗之事要是换做杨厚土,他也绝对会干的。

当他敏锐的感应到了那后殿之中有一股无限接近于神佛的强大魂力存在时,瞬间把他惊出一身冷汗,好在他裁决神魂神力特殊才没有被发现。

所以,他第一时间选择牵着葛无忧退去。

此地,不待也罢!

离开之后二人坐上了前往泰山的车,杨厚土一直皱着眉头没说话。这圣人庙里无意间发现的情况让两人心中颇为沉重。

想那封禅之地沿途佛堂众多,这里尚且如此,那山上又将是怎样的光景。以此为缩影想象,其凶险程度不言而喻。

“阿土,要不我们还是等着爷爷他们来了再去吧。”葛无忧脑子里想到那圣人宫殿里如此多的存在也是心里不免担忧。

杨厚土摇了摇头,道:“不能这么干等,管他龙潭虎穴我也要先上去探个究竟。”他已经受够了实力不济的情况,自打踏入道途,有哪件事不是在极其凶险之时靠着别人来搭救。

他现在裁决神魂已成,本身实力更是达到了可以与金身罗汉争锋的程度。可他不甘心,虽然这在其他人眼里已经很了不起了。但如果要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点实力完全不够,若是大战一起,更是连自保都

成问题!

大势之下谁能依靠谁?唯有自身强大才是硬道理。

他,没有信徒。因为他继承的是裁决之力而非酆都大神的神基,那些仍旧信仰酆都的愿力不会转嫁给他只会随风消散。所以,要想强大起来,唯有吞噬一途!

想到这儿他不由得舔了舔嘴,嘿嘿。看来,佛传众多,也不是什么坏事!

打定主意之后,杨厚土告诉葛无忧,此次上山打探由他单独去。毕竟是探路,一个人去机动性要强上不少。

葛无忧自然是不愿的,但她知道杨厚土现在论实力已经远超于她了,自己执拗的跟上去也只能是拖他后腿。

看着这个大男孩儿短短时间之内的飞速成长葛无忧心里也是升起一种强烈的紧迫感。爷爷已经是天师,父亲也是老牌地师,而自己却停留在灵师境界迟迟无法突破。

她暗自咬牙,必须加紧修炼,不然在实力上自己将无休止的被所有人拉开距离。

生性要强的她,不甘就此被甩开。

夜幕降临,在山下的民宿中,葛无忧像一个小妻子一样一件件的将有可能用得上的东西都给杨厚土装到背包里。

收拾完之后,二人这才得闲坐下安静的享受着属于两人的宁静。

暂时抛开心中的所有烦恼,两个人背靠背的坐在屋顶平台上欣赏着天空之上的星月。

“真的想浪漫的告诉你,待到我们死去之后,天上的星星里有一颗是你有一颗是我啊!”杨厚土侧着脑袋鼻孔里钻进葛无忧发丝的丝丝幽香轻声呢喃。

葛无忧仰着头看着夜空中静静悬着的那轮明月脸上也是扬起憧憬,道:“那你就加油,等你很厉害了。我们就做那种老不死的夫妻,一千年都不轮回的那种。”

“哈,你等着吧。会有这么一天的。”杨厚土转过身将葛无忧重重的拥入怀中,“等到那天真的来了,我就带你走遍这阴阳界所有的角落,让我们的脚印洒遍阴阳二界。”

葛无忧嘴角弯起如蜻蜓点水般在杨厚土的脸上亲了一下。女人都喜欢男人记得自己曾经说过的,她曾说她喜欢旅游,但是除了出来找寻父亲得下落之外却一直没机会。等以后有机会了一定好好的走一走。

其实两个人贴近真的很简单,能够在意能够有铭记便能够相伴。

夜深了,原本有些喧嚣的民宿也陷入一片寂静。游客们或是带着憧憬或是带着遗憾都进入了梦想。

“我走了。”杨厚土紧了紧身后的背包一副登山客的打扮。

葛无忧点了点头把他送到门口,柔声叮嘱道:“万事小心,我在这儿等你。”

“放心吧,夜晚的山林可是我这退伍兵的天下。”杨厚土应了一声就出门了。

为什么选择夜深人静的时候出门当然不是真像他说的这样,而是夜深人静之时香火散去。跟上班儿似的,很多的佛魂都不会再守着金身享用香火,回到阴间的可能性极大。这也极大的方便了杨厚土行动。

杨厚土看着只能在月色中勉强看清轮廓的大山深深的吸了口气。

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