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35章 香火有毒

心里憋着火的杨厚土一声不吭的继续在这完全看不到头的密林里钻着,刚刚那一幕真的是让他血脉喷张啊!哼!还没有我的无忧漂亮,不知道得劲儿个啥?不过...那材还真不是盖的。

呸呸呸!想啥呢!他甩了甩脑袋把那个香艳的画面给丢到脑后。不过他还是不住的想着,自己跟无忧这都确定关系了,啥时候自己也能....

真是...想想都斗志昂扬啊!这辈子,还是有盼头的。

“主上有坑。”猴四提醒道。

“啥?”杨厚土此刻脑子里尽是些乱七八糟的还没反应过来直接哎哟一声摔了个马大趴。

你妹的猴四!你每次提醒能不能早上那么一点点!!!

杨厚土龇牙咧嘴的扶着腰坐起来,这还好没啥事儿,要是真有大事儿指不定得让这死猴子狠狠的坑一把。

“嗯?这是?”杨厚土扯着股后面一个膈应人的东西仔细一看,这是,人骨?他心里一惊,抓在手里的这东西分明就是一个手掌骸骨,这荒郊野地的怎么会有人骨!

“这里离你说的那座庙还有多远?”

“那庙...到了!”猴四落下子指着前面大约只有几百米的距离一处散着微弱亮光的地方道。

嘿,有意思哈。一个有神之庙旁边居然会出现这至少葬两人的凶地?杨厚土将手中的人骨轻轻放下,他已经看到了这坑里还散落着不少的枯骨,杂草中光头骨就显露出了两个。估计,还有不止两人。

踏入神的范围,有存在,隐藏形迹是没有用的,除非杨厚土神魂出窍。以他的法相神魂做隐藏,这罗汉肯定不能现,但他不敢这么做。此山谁也说不清会有多大的神存在,法相异动若是被现了就惨了。

故此,杨厚土索收了猴四大大方方的从林子了走了出来,跳下小坡走上了前往那座庙宇的青石小道。

这里应该来的游客不多,路边的杂草都已经盖过了青石铺筑的路面。与前往山顶的大路阶相比这里简直荒凉的可以。转念一想,也是。要是个香火旺盛的地方自己还就真不敢来了。

约莫几分钟后,杨厚土这才终于看清了这座小庙的真容。

这是一座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寻常寺庙,面积估摸着比一个四合院也大不了多少。夜半无客,仅余一盏孤灯在庙门口散着暗黄的亮光。

“申恶庙?”在那孤灯之后,一个有些岁月痕迹的牌匾挂在庙门口。这是个什么庙?

杨厚土对佛家知识真的是连半桶水都还差上两瓢的程度,他完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庙,里面又是供奉的什么人。

“主上,这申恶罗汉我知道。以前听孽镜山主座下的罗汉们说过,这是一种以吞噬信徒恶念为司职的

罗汉。此类罗汉在众多金罗汉中都属异类,常年吞噬信徒恶念让他们本难免恶念缠,这与倡导引人向善的其余佛者有些格格不入。”猴四的声音在杨厚土的脑海中响起。

“嗯?你不是在瓶子里么。怎么能跟我说话。”杨厚土惊奇的在心中暗道。

猴四在杨厚土看不见的瓶子里翻了个白眼,我这主上看来是个真萌新啊!顿了顿,道:“我现在是您的属神,您的神魂与我相连,自然就能够随心交流。”

“啊?你什么都看得见?那我不是连一点**都没有了。难道说以后我圆房你也能当看现场直播!!!”

我勒个猴子老母,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脑子里尽是些什么....猴四无语。只能答道:“您若是不想让我看见,我自然就看不见....”

喔,那还好....

不过,这佛者真是干啥的都有啊!杨厚土心中感叹,以吸食信徒的恶念为愿力修行,这倒也算是够奇葩的存在。听起来好像不像是什么捞偏门的。

先看看吧。要是真是个好罗汉,说不得只能放弃了。

门没上锁,轻推大门,吱呀一声就开了。

连个看门儿的大爷都没有?杨厚土纳闷儿了,这景区管理也太那啥了吧。方才他还在门口想了半天自己要是碰上了该怎么解释,或者是直接打晕什么的。

“呃....”正当他想着运气不错的时候,他看着进大门的一个小桌子旁边竖着一个牌子。

上面写着“小庙无财,晚上闹鬼!游客自便,贼偷请回!”

这么6的么?节约人力开支的新路啊!杨厚土瞠目结舌!

还别说,这庙里面看起来还真是森森的。环顾四周,除了正堂里隐约传来晃晃悠悠的烛火光,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一片。这要换成一般人看见这场景估摸着也是掉头就走了。

吸食恶念的罗汉?杨厚土嘴角扬起一丝莫名的笑,心里一下子有了主意。这倒是好办多了啊!

没人更好,省得节外生枝。他大踏步的朝着那亮着烛光的正堂走去。

庙堂里很是简单,一个约莫二三十平米的空间,普通的水泥地面。正当口供奉着一个两米来高披着僧袍青面獠牙的金,左右两边各摆着一排香火烛,上面十多根已经燃了一半的蜡烛看起来有些凌乱。

啧!这申恶罗汉面相也太不友好了。杨厚土心里鄙视了一下。

“罗汉在上,小子谁谁。最近心神不宁的总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希望罗汉能够保佑我......”杨厚土从背包中摸出一炷香点燃,似模似样来到神像近前的蒲团上双膝跪地看似虔诚的拜了两拜。

整个庙堂之中寂静无声,只有杨厚土的喃喃自语在回dang)着,感觉有一种

说不出的诡异。

就在这时,那罗汉像原本看起来就有些狰狞的脸上那张大口微微的上扬,四颗长长的獠牙入目越森寒。

随着杨厚土的祷告声持续,他的头顶渗出一丝黑气缓缓飘飞而起。那黑气如同缠绕着的黑色丝线直直的朝着那申恶罗汉像连接而去。

这黑气便是恶念,由三魂七魄中的恶魄所产生。常人的恶念诞生之后自然而然的就与恶魄融为一体,而当恶魄集聚了太多的恶念变得与其他六魄产生明显强弱差异的时候,此时此刻的恶魄便会盖过其余六魄成为主导。

而灵魂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七魄平衡才能使灵魂安然无恙。为了释放过盛的恶念使三魂七魄相安无事。冲动、报复、寻仇....等等行为就会出现。当恶魄得到释放,三魂七魄就会重新恢复正常,而这个时候的人,才是真正清醒的时候。

往往这时候后悔和想要弥补的绪才会重新出现在意识之中。

而申恶罗汉的存在居然会以人的恶念为食,吞噬掉常人灵魂中过剩的恶念实在是一个另类的善举。因此,杨厚土才会想要观望一下。

他迫切需要吞噬没错,但滥杀无辜的事儿他是做不出来的。

为了保险起见,杨厚土所释放的恶念并不是纯粹的灵魂恶念,而是一丝他裁决神力中的罚恶之力。要论恶,哪个灵魂中的恶念能够精纯过这个?

果然,这丝恶力一出那罗汉像就浮现出了一丝异动,虽然很是轻微,但那里能够逃得出杨厚土法相神魂的注视。

嘿!来吧,就等你上钩了。我这香火,可是有毒的喔!

祈愿声不断,恶力继续升起。罗汉像之上升起一丝常人无法窥视的淡金色光晕。

一个略显透明的与那神像一般无二的罗汉轻轻从金中飘出,循着杨厚土的恶力飘飘悠悠的面带享受之色弯下子深深的吸了一口。

“好纯的恶念....”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传入杨厚土的耳朵。

这一幕虽然他法相神魂感知的如同目视般真切,但这是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所以他依旧面色不动的匍匐在蒲团上继续喃喃祈祷着。

长得是寒颤了点儿,不过这食恶天赋若与那猴四说的一般,那真的杀之可惜了。说不得还得另觅目标才是。

可正当他想着这些的时候,那申恶罗汉又有了动作。

只见他双脚缓缓落地,围着杨厚土转了两圈仿佛在仔细的打量着这个恶念精纯得有些让他痴迷的年轻人。杨厚土的那颗心慢慢的沉了下来,因为他敏锐的捕捉到了这罗汉脸上的表变化,他脸上的表从开始的享受变成了迷醉,而现在,已经是看着他流露出了浓浓的贪婪!

“难得一见呐,如此难得的恶念若是连魂

一起吃掉那滋味....啧啧啧!”他呲溜着舌头咂巴着嘴盯着杨厚土仿佛在评论着案板上的猪一般。

杨厚土皱着眉依旧不动声色,他的心里已经起了杀心。

因为这罗汉围着他不住打量的时候已经忍不住又低着脑袋在他头顶狠狠的吸了几口,要知道,恶念只是由恶魄泛生而出,并不是真正的魄。常人让他这么吸一口已经足以释放。这家伙这么没深没浅的一通乱吸,换个人肯定早就因伤及恶魄牵连至其他灵魂纷乱而晕倒了。

这哪是消恶,这特么明显是要人命啊!

“哼!自己作死,饶你不得!”见那罗汉再次露着獠牙又想要低头的时候杨厚土再不沉默直接站起转过脑袋面色沉的盯着他。

“咦?”那罗汉被杨厚土突然的这一举动弄的一愣,心说这什么况?这年轻人怎么还能站得起来?自己吸了多少自己清楚,他可是打着主意等这年轻人晕倒之后直接吃了他的灵魂算了。丢那荒山坑里拉倒,反正灵魂没了也就不可能有什么告状的官司扯到他上。

这事儿他可不是第一次干了,虽然不惧,但传出去不好听嘛。

诶?不对喔。这人看得见自己?申恶罗汉下意识的朝着左边飘了一截,杨厚土的目光从始自终的都是追着他的子在转动着。

“你是谁!道传?”他也明显的感觉到了不对劲,偏着脑袋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可转念一想不应该啊!若是道传,自己早就该感应到他的灵力气息才对。

杨厚土面色冰寒淡漠的一字一顿答道:“要你命的人。”

ps:感谢诸位道友的支持,今天喜登大封,贫僧在这里再次谢过!

无奈之下多废话一句:推荐一波白给道友作品<争霸从山贼开始>,浪的不要不要的....还有拉面王的科幻力作<智械传说>!废话说完,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