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37章 此地水深万丈

石...石敢当!杨厚土一脸日了狗的表情。

大神!这老家伙绝对是大神!杨厚土心中震撼,石敢当这名字不说道传了,阳间的大部分普通人都知道,其中更是有不少人不远千里来这里请一尊石头回去镇宅。图的不就是这个老头子的庇佑么?

要说这位可真的是深得民心的主,桥头、巷口、门堂、学校….简直可以说是无处不在。

随着时代的变迁,石敢当的用意从最初的镇压不祥,辟邪驱鬼发展到驱风、防水,辟邪,止煞、消灾等多种想象。

民间更是有着石敢当,镇百鬼,压灾殃,官吏福,百姓康,风教盛,礼乐昌的谚语流传。可以说是一个无敌万金油的存在,其信徒绝对称得上是遍布世界各地。

一个具有如此大的信徒基础的存在,足以说明面前这个老头绝对是个货真价实的大神。虽然杨厚土不知道具体品级,但他断定,绝对在三级神之上!

而且,传说他是石精成神。况且听那口吻,应该不会跟佛者一起乱来才是,想到这杨厚土那震惊带着崇敬的目光更是多了三分的亲切。

“嗯?小子,你这么看着我干嘛。”老头见杨厚土盯着自己的眼睛看得是幽幽泛光不由得眯着眼伸着脖子问道。

杨厚土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连忙摇了摇头道:“没有没有,哦对了前辈,这么简单的事儿你为啥不亲自去呢?对您来说上山还不是眨眼功夫的事儿么。”

石敢当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你是真傻还是没听明白?我都说了有结界了。”

“噢?”杨厚土狐疑,什么结界能够阻拦你这么个大神上山?还能阻拦那世人信仰的送子娘娘,噢,也就是泰山奶奶碧霞元尊下山!

石敢当一听杨厚土的语气就是气不打一处来,怒道:“还不是那帮子秃子干的事儿,我倒是能强行上去,但我那老伴儿在人家手里攥着呢。无奈之下只能是被迫一上一下的分离了好几百年不得相见。”

杨厚土听着心里拔凉拔凉的,连忙问道:“攥人家手里?你意思是说碧霞上神被人关押在山顶?冒昧的问一句,碧霞上神神位居于几品?”

“她比我差点儿,不过也算不错,香火还好,千年下来也得享了二级神位。”石敢当答道。

卧槽!那不是飞将军张翼德那个档次的人物?杨厚土听了心里差点儿没骂娘,你这老货看起来慈眉善目的怎么满肚子坏水!居然想要我在一个能够扣押二级大神的人眼皮子底下送东西?难道你杨家小爷看起来像是个智障么!

见杨厚土的脸色逐渐阴沉下来,人老成精的石敢当哪儿能不明白这小子心里在想什么。连忙笑道:“小友不用担心,就是一个小东西,你帮我

送到那碧霞殿神像旁放下就走。只要你小心点,门口那两尊守庙的废物绝对不会发现你的。事成之后,我送你一场造化如何?”

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先前还说在天门结界之下接应碧霞来着。你这明显就是但凡事成绝对就要跑路的节奏,还给我造化?看来你是真当我傻啊!

“嘿?你那什么眼神?难道我堂堂石敢当,阳间一级山石主宰还能哄骗你这毛头小子不成!”见杨厚土还是那副腻歪的表情老头儿气的是吹胡子瞪眼。

“不敢不敢。这样子,您着急见老伴儿的心情我能理解。可小子我也着急去见我的道侣啊!要不这么着,我先回去给她报个平安,回头您再来找我详谈如何?”杨厚土一听这老头自报神位差点没吓得一个屁股墩儿坐地上,连忙摆手答道。

我勒个杨家老祖啊!活蹦乱跳的一级主神!您见过没?反正我是见到了。

听了这话,老头儿这才脸色稍缓。可能是杨厚土说的话让他觉得有那么一丝同病相怜的感觉,这才点了点头道:“那你先回去,我一会儿就过来找你。”

杨厚土如获大赦般作了个揖一溜烟的就奔了出去,跑了两步他停下脚转头问道:“大…前辈,您知道我住哪儿?”惯性之下好悬没一个大爷就喊出去了。

“哈哈,这普天之下有石头的地方就有我石敢当,我想找你还不容易?去吧去吧。一会儿我就来。”说完,石敢当这身体直接哗啦一声碎了一地整个人消失不见。

杨厚土擦了把冷汗,这怕是人家故意逗自己的,要不然以他的能耐怎么可能让自己发现得了。神之一级犹如天上地下,自己距离人家十万八千里呢。

石敢当、碧霞上神,还有那个能扣住碧霞上神的寻在。这封禅之地到底水有多深?杨厚土看着高耸入云的山巅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唾沫,看来自己还是太年轻啊!

“猴四!你死哪儿去了!”杨厚土大喊。

“这儿,这儿呢。”猴四从不远处的一棵树里面钻了出来。

尼玛,这个怂货!杨厚土骂都懒得骂他了,嚷嚷着让他带路。

回去,赶紧回去!越想越觉得浑身不自在的他头也不回撒丫子就往回奔去。

等他赶回民宿的时候,葛无忧早已站在门口翘首以盼。

杨厚土远远的看着她一脸忧心的模样心里不由得一暖,有了她,杨厚土心里那个暂时破碎的对家的幻想仿佛又重新一片一片的凝聚起来。人这辈子不管做什么,不就是图个有人盼归么?

“怎么样?怎么去了这么久?没什么事儿吧!”葛无忧见杨厚土精神奕奕的跑过来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两步迎上就是一通的埋怨和深深的关切。

没事,这一晚上收获不错。走,我们回去说。”杨厚土乐呵呵的牵着葛无忧的手两人缓缓走回住所。

放下背包,杨厚土带着葛无忧到了屋顶平台上准备给她讲讲这一夜的经历。

“我跟你说,我在回来的路上可碰到了个了不得的家伙....”

“嘿!小友,你在说老夫么?”

“嗯。嗯????”

杨厚土刚开口话还没说两句呢,就让旁边一个声音打断了。心情才舒缓的他刚一屁股坐下差点没给吓得蹦起来。

转身一看,刚刚一屁股座下的那根大石凳居然又开始摇摇晃晃的拉长开始往人形变幻。

卧槽!这...这真是无处不在啊!

“看着你这一路跑得那叫一个慢呐,老夫我是看得眼睛酸。”身形现出,不正是那石敢当么。

杨厚土翻了个白眼儿,你这根本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现在这速度,放国际比赛上,分分钟拿个金牌为国争光准没跑儿了。你当谁都能跟你这老石头精比么?搞清楚,你那叫飘,不叫跑!

“他是?”葛无忧原本升起的一丝戒备在看到杨厚土的表情后慢慢放下有些疑惑的问道。

杨厚土摸了摸脑袋开始给她简单讲了一下这一夜的事儿和这老头子的来历。

当然,与杨厚土一样。当听到这老头儿就是那大名鼎鼎的石将军的时候葛无忧同样的被震得一愣一愣的。

“行了行了,你现在夫妻团聚了吧?是不是可以动身了?”石敢当脸上浮现出一丝与他这身份和年纪完全不符的焦急之色。

“前辈,恕晚辈冒昧的问上一句,您需要晚辈送的东西是什么?”杨厚土见状心里更是升起一丝疑惑和不踏实。“当然,您如果愿意的话能否也将您的苦衷告知于我,这样若是有个什么晚辈也不至于这么被动。您说是吧?”

石敢当沉闷了半晌,这才叹了口气道:“唉!也罢。怪我,太着急了点儿。等了这么多年了突然碰上你这么个希望有些失态了。对不住了。”

“等了这么多年?”杨厚土疑惑,问道:“送个东西而已,不至于吧。”

“小友你是有所不知,这封禅之地看似平静实则已经是乱的可以了。一般道传根本不敢踏足此地,这佛中万象,走什么路子的都有。类似于被你玩儿死那个申恶罗汉类的歪门邪道成佛的也不算稀罕。偶尔有那么个把个不怕死的愣头青一头扎进来,你也看见了,还不都就化作了那荒岭枯骨?”老头子摇头叹息着缓缓的坐下身子。

抬眼看了一眼葛无忧,继续道:“道传的魂可是个好东西,就光昨晚一晚上来找她的起码就有四五波。要不是恰逢我盯上了你顺带用另一道分神神念帮她驱赶吓走了他们,估计你这会儿回

来怕是已经看不到你这小娘子咯!”

还有这种事!杨厚土听完只感觉后心一阵冰凉。

“我...我昨夜一直在修行,什么也没感觉到。”葛无忧感觉到杨厚土因为担心而紧握的手掌低声道。

杨厚土一阵的后怕,你当然感觉不到了。能享香火的起码都是踏上正轨的顶尖五级,甚至还有四级的上门。以葛无忧灵师境界的灵觉自然是不可能发觉的。就如那申恶罗汉无法看清杨厚土的深浅是一个道理。

这里水太深,简直就是深渊万丈啊!杨厚土现在是汗毛炸裂,什么狗屁探路的心早就崩飞得不知到哪儿去了。

“前辈大恩!晚辈感激不尽!”杨厚土诚心朝石敢当行了个大礼。

石敢当摆了摆手,道:“不用客气,我也是有私心的。非心之举,受之有愧。”说完,他看着杨厚土幽幽叹道:“你不是好奇为什么我一个山石主宰会上不去山巅么?”

杨厚土点了点头。

“看你对佛修下手的果断狠辣应该是知道得不少,我也就有什么说什么了。我呀,算是这封禅之地的半个囚徒。”说到这,老头子一脸的落寞。

“嗯?不是碧霞上神才是被囚于山顶么?怎么您?”杨厚土越听越迷糊了。

“哼!那些贼秃还不就是看上我这一身山石之力了,也活该我倒霉!那破玩意儿哪儿不去,偏偏就一脑门子栽到我这容身之所来了。”

“什么东西?”

“嘿..说了你别吓着。”石敢当一脸神秘的嘿嘿一笑。

杨厚土耸了耸肩,一级神他都见到了,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吓人的么,道:“放心吧!小子这点儿定力还是有的,您就说吧。”

“真的?”

“埃!您倒是说啊!”

“冥书。”

“啥?”

“冥书!”

“啊???”

(本章完)

还在找“裁决之主“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