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40章 尼玛!这是废物???

抬脚入云,杨厚土没有闭上自己的灵眼,而是就这么任自己一头扎入那结界云雾之中,在他看来,没有见过的就必须去感受。

虽然此结界为佛皇所下,但估计也仅是针对那山上的碧霞所设置的一个警示屏障,并非是真的要隔绝这天门上下。要不然这上下神佛怎么办?

杨厚土踏入云雾,雾中阵阵的奇异能量他能够感受得到,虽有些许的不适之感传来,不过索性并不强。

一则杨厚土现在有着血肉之躯这个天然容器作为掩护,而这结界所针对的应该是纯能量体的神魂存在。二则有着石敢当的隐匿神术加持,杨厚土攀登着横穿结界并不困难。仅仅是些许太阳穴隐隐作痛而已。

穿破云雾,抬眼正是那高大雄伟的阁楼式建筑,一道石砌拱形门洞,红墙点缀,黄色琉璃瓦盖顶,气势雄伟。一块大匾气势恢宏上书“天门”二字震人心扉。

一脚踏入门洞,杨厚土转身朝身后看去。

上即绝顶,果然名副其实!身后险而又险的入云阶梯若隐若现,站立于此放眼望去真的有那种跻身云端的空灵感油然而生。

深深的吸了口气,这天门之上就连空气都带着丝丝灵动,真是好一个修行圣地啊!

在这种地方,只要是时间足够条件允许,怕是一头猪都能够成精吧!杨厚土心中暗叹。

当然,他也就是驻足而叹。那种油然而生的对天地的敬佩还没来得及挥发呢,艰难登顶的游客们蜂拥着就把他挤了进去...

“碧霞殿呐碧霞殿...呀。在那!”杨厚土拿着景区地图到处看着,最后他目光一定看向了一个指示牌。

做事做事,也许是有点儿做贼心虚的心理在作祟,自打进了天门之后他就有些浑身不自在。恨不能是赶紧办完石敢当托付的事儿之后速度下山。那种随时担心被哪个牛人发现的感觉很难受,太难受了。

顺着指示牌指引的方向,他快步前进。

这上面就一条大道,其他的都是通向其他小庙小院的小道。让杨厚土心里不踏实的就是因为他走的是那条唯一的大道。从地图上他能够看出,这条道直接通向了杨黄天所说的那个地方。

皇顶!整个封禅之地的愿力巅峰,也是这整个泰山的终点。

而他这次的目标就在这条路的中间部分,碧霞祠!也不知道这些秃子是真善还是假慈。居然把一个囚禁起来的神金身放在这么好的一个地方。

走了约莫十五分钟,当转过一个大弯之后。越过山弯的遮挡,杨厚土瞳孔一缩身子一下子定在了原地。

震撼!

杨厚土看着眼前的情景除了脑子有些当机之外,整个背心冷汗一下子就出来了。

站在这即将登顶的地方已经再无遮挡,整个封禅之地的终点遥遥在望。沿途的所有庙宇也同样一目了然。

不少的游客与杨厚土一样驻足惊叹。但与他们不同的是,他们是被养眼的美景和古人留下的痕迹感叹。而杨厚土却是双腿有点儿微颤....

到了这里,他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这么个修行圣地会没有妖修没有修士了。

这特么...这特么谁敢来!

在他的视线内出现的数座大型庙宇和朝圣院落,没有哪一处的上空不是金光炸裂霞光满天。这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没有哪个地方不是香火鼎盛大佛高坐。

在此地,试问有哪个灵族敢来。哪怕他们根本不需要愿力,只是想借这巅峰的灵气修行都绝对不行。

因为这里---是神佛之地!

云山雾绕神佛密布!若不是游客太多影响了意境,杨厚土真的会以为这里就是电影中那九天之上天庭所在。

他想往前走,但脚下就跟生根了一样提不起步子。不怪他怂,而是他实在害怕,害怕万一暴露之后所面对的后果那绝对是无法想象的。

杨家传人跑到这神佛遍地的封禅之巅,不是找死是什么。这要是一脑门子撞进去,怕是连泡都冒不出一个就被人给洗白了。

去还是不去?杨厚土陷入了纠结。

此刻若是回转下山,肯定是屁事儿没有的。可要是不去,自己突破地师沾了石敢当不少的光,要是这样好像忒不厚道了点儿。

驻足良久,杨厚土一咬牙!去!要是面对这个就怂了,还谈什么以后。他就是这么个人,该怂的时候他不含糊,该硬气的时候他也不会软蛋。

也不远,进去之后放下就走。坚决不停留!杨厚土暗自告诉自己速战速决。

碧霞祠距离杨厚土现在已经不远了,弯弯绕绕的走了十多分钟之后他就站在了祠堂门口。

这里的香客并没有杨厚土想象中的多,大部分都是夫妻携手而来想要求子的信徒。毕竟这碧霞上神在民间的传说虽不少,名头也不弱。

但诸如泰山娘娘、泰山老奶奶、泰山老母、万山奶奶这样的名号的确没有她的伴侣石敢当的名头大。辟邪镇宅此类需求的人请神几乎都会选择石敢当而不是碧霞上神。

来这儿的香客几乎都是冲着碧霞上神另一个称号“送子娘娘”之名而来。因其受众不大,所以才比这山巅之上的任何庙堂都要冷清不少。

杨厚土深吸一口气,暗自祈求石敢当的隐匿神术一定要坚挺啊!

抬脚踏入大门,杨厚土眼睛余光瞄见了左右两侧立着的两个佛身雕塑。这一看之下心里一突突差点儿没一脚绊倒在门槛上。

“大力金刚...泼法金刚...”杨厚土看着这两个跟门神一般的佛像之下立着的牌子整个心都在抽搐。

“你大爷的石敢当!这就是你跟我说的两个废物???”杨厚土面不改色的转着脑袋强装是个闲逛的游客心里早已经骂开了。他就是再怎么佛道白痴也知道这两位代表的是什么。

虽然他们的称号没有带尊字。但这两位可是与尊佛平起平坐的四大金刚之二。实打实的尊佛级的超一流大神!

尊佛=废物?杨厚土气得肝疼。石敢当这个老梆子,他们在你眼中是废物,那你就没有想过我在他们眼中是个啥?肥肠么?

果然地藏出手就是不一般,简单一个决定就能让两个如此存在立下佛像在此充当门神角色,而且一立就是数百年。

“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杨厚土默念催眠**。这两个大佛杨厚土神魂等阶比他们低自

然无法感知他们神魂此刻是否在此,况且他也没那个胆儿祭出神魂法相来探视。

一个陌生的法相神魂突然出现在这里,那不跟拉着警报去偷情一样尴尬。

不过万幸的是石敢当的等级又比他们要高,只要自己不主动找死,这二位应该也无法看穿他的身份。

看着碧霞上神那披着一身红袍的金身杨厚土心里焦急,转了一圈,人多眼杂的,他也没想好把那石珠放在哪里比较合适。

“咦?”杨厚土看见碧霞上神那金身前两个大花瓶突然心里有了打算。

就塞里面吧,神不知鬼不觉!想着,杨厚土摸出二十块钱塞在门口的功德箱里,然后在守箱人有些鄙夷的目光中从旁边拿了一炷香。心说这小伙子看着精神劲儿不错,怎么就这么抠门儿?有求子捐二十的么?

杨大湿可没管这守箱人的目光,他是什么人?神神佛佛的还不就那样么。有那闲钱还不如拿去多撸几串烧烤,要不是身上没有一块的,他杨二娃会把这二十大洋塞进去才有鬼了。

点着了香,杨厚土晃晃悠悠的走到碧霞金身前装模作样的拜了拜。看了看旁边没人注意他,伸手便从衣服里摸出那颗石珠在拜下的时候快速的将其塞到了香案上的花瓶中。

“啪!”

杨厚土心里一哆嗦,抬起头眯着眼一看。卧槽!那瓶子居然被这石珠子落下的细微加速度把瓶底给砸裂了。

瓷的?玛德,用塑料瓶子会死啊!

赶紧起身,杨厚土一转头踮着脚尖一溜烟儿的就开始朝外走。任务完成还拜个球啊!我身体健康精力充沛不用送子娘娘关照,速度离开才是王道。

撇开神佛凶险不说,玛德那个狗眼看人低的守箱人铁定要找他赔瓶子钱。

“咦?快看!那是什么。那珠子会发光诶!”正当杨厚土准备溜之大吉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两对夫妻的议论之声。

珠子发光?杨厚土忍不住好奇的转头看去。他记得自己放的那珠子不发光呀!

这一看,可不是嘛。那破掉底部的瓶子露出的那半颗珠子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正散发着青蓝色的光华。

“嗡!”就在此时,碧霞上神那百年不动的金身之上骤然爆发出一阵刺目的彩霞。

“要遭!”杨厚土暗叫不好。这神华外露根本就没有隐藏的意思,这耀眼的程度绝对是显圣级别。果然,周遭几对夫妻被这突然绽放的神光给惊呆了。

“送子娘娘显灵了!!!”一个女子尖叫一声之后拉着老公叩头就拜,激动之色溢于言表。周围的夫妻也是惊呼着随之拜倒。就连外面的香客听到之后也是被吸引着跑了进来。

我勒个亲奶奶,您这不是瞎搞嘛!杨厚土心中哀嚎。你就算是看见这老情人的信物激动之下你也注意下影响啊!

耀目霞光充斥整个碧霞祠之时,金光乍现!空气骤然凝固,四周所有的信徒同时如同被冻结了一般。

来了!杨厚土转身就跑。因为他看见这金光是从门口那两大金刚身上发出的。

尊佛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