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43章 接引明王现身

“嗡....嗡.....”

山巅一侧,封禅之地最为庞大的庙宇--接引殿!此刻神光漫天。

大力金刚与泼法金刚二位尊佛面色凝重的现身接引殿朝着那亮起神华的金身恭敬行礼道:“恭迎接引明王。”

“唔...”神华散去,接引明王谢必安从金身之中缓步踏出。见到低头行礼的两位尊佛他并未回应,而是径直走出接引殿飘身而起凌空注视着那不远处的神力暴动中心。

“封山吧。”谢必安头也不回的吩咐道。

两位尊佛低头应道:“遵法旨!”

再次深施一礼,他们一左一右的腾空而起佛魂之上愿力闪耀。

“霎那芳华!”

“空间冻结!”

大力金刚与破法金刚同时唤出法相,两道高约数十丈的巨大佛影在山顶两侧瞬间搅动起阵阵神力浪潮。

“嘛呢叭咪!”

法相催动着这股神力之潮自天空之上如雨雾般朝着山中笼压而下。层层金色神雾自上而下像是汹涌海浪一样无风蔓延,所过之处人群静止鸟兽悬空,就连那本随风摇弋的松针也霎那凝固。

此刻正是旅游旺季的登山黄金时间,山上山下阳人成千上万,连通山脚城镇人数何止十万!两位尊佛虽神力浩瀚,但也从未同时禁封过如此数量庞大的阳人。生命与时间最是玄妙,强行干预其中甚是损耗佛力,几个十来个当然是挥手之间,可如此数量与范围,饶是两位上佛此刻不免也是神色凝重全力施为。

对这一切,接引明王只是略微扫了一眼之后便将视线重新投向了那玉皇顶。

不知为何,看着那金色漩涡中时而爆出的神力浪潮不时引起空气的阵阵颤抖。

“很久很久...真怀念呐!”无视着两大尊佛依旧在封锁泰山范围的努力,谢必安嘴角居然扬起了一丝怪异的笑,双目之中也是露出层层追忆之色。

玉皇顶内,所有的游人都保持着静止状态,整个空间仿佛被冻结。

而唯独让这一切显得不这么怪异的,就是那浑神燃起熊熊青色火焰的大帝金身。

金身内是一片飘渺的空间,其间仙雾缭绕楼台密布。

一青一金两道身影在空间之中九天之上疯狂的对轰博弈,那如流星般划破长空而碰撞出的震荡强烈到彷佛随时会将这片空间撕碎。

再一次繁星四溅的神华冲击之后,人影双分。

“散去执念归于吾身,本为你之使命!为何反抗于我?”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那闪烁着青色光芒的身影之上传来,转身凝视,正是杨黄天之神魂。此刻他眉头深锁双目死死的盯着那道金色光影脑子里不断的想着应对之策。

金色光影并未答话,只是临空踏出一步与杨黄天争锋相对的对峙着。

那身影现出之时,若是杨厚土在场必定会惊呼出声。帝冠如玉黄袍加身,一身神华将整个空间照耀成了一片金色海洋。若不是少了群仙朝圣的场景,此人此处此景不正是那玉皇大帝的九天宫阙的翻版么?

杨黄天面色不动但心中暗自焦急。

这里虽然是金身空间之内,但他们相争所引起的震荡绝对已经引出了外界的察觉。

原本到此只是为了取回龙愿之力,可随着岁月的流逝,这里的变化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当年他打下的那一缕收集愿力的小小神念居然依靠着这庞大的愿力诞生了自主意识,而这意识之源便是那无数朝拜的信徒赋予的

一个原本无主之愿力凝聚体现在已经被灌上了新的记忆。当他踏足这山巅之上巧用神识感应之时,此人同样也瞬间锁定了他的存在!

无奈之下杨黄天只能硬着头皮前来一试,想要尝试以神念为引将其收服。但目前看来,失败了!

眼前人享万千信徒朝拜,早已有了自己的野心。他称自己为玉皇大帝,九天之主...不甘屈服!

“你本为我之神念而生,与我同源。何苦要做那无谓的自我抵抗。”

那帝皇装扮的金色身影终于答话,声音飘渺道:“本皇自然知晓,但你同样非本魂。就算现在是神魂之躯,但吾观你仍只是残魂之体转世而已。与我之存在有何区别?为何不是你放弃抗衡融于本皇!”

果然,杨黄天心里一沉。看情况现在只能是硬来了,其实此魂所言并非不无道理,魂念已成,自然是谁都不愿做那踏脚之石。

战?若非他仍旧与当年那一缕神念有着一丝微妙的联系,在神魂上有着对他的天生压制。他们之间的神魂之争毫无悬念,此刻怕是早已被这后来居上的“玉皇大帝”给擒下了。

此魂当真好生了得,凝千年龙愿与人愿为一身,其力量居然到了堪比主宰存在!若非神念对他之魂有着本能亲近致使此神并未用杀招对付杨黄天,以二人眼下的实力差距,翻手之间杨黄天就难逃被镇压的结局。

当然,并不排除他是想要完整的融合杨黄天之冥王魂。

“我想你应该知晓有你心中之神念在,你我之争是没有结局的。若是两败俱伤,倒是平白给了那些佛者可趁之机。你说呢?”杨黄天收起气势淡然说道。

那玉皇大帝眼睛一咪,庞大的神念朝着空间之外扫去,一探之下面沉似水。

外面接引明王与两位尊佛的窥视自然被他看了个清楚。这些岁月下来,神佛之间的弯弯绕绕他早已知晓,平日里他仗着绝对的实力和新神之身份安然立足于此倒也相安无事。

但他深知,这只是表象。自己一个不属于任何一方的存在,一身神力更是直追主宰。若是自己真的出现什么变故,难保这些佛者不会扑上来咬他一口。

沉默半晌,他唤声说道:“你待如何?”

杨黄天微微一笑,缓缓伸出一根手指道:“一个方法,一次机会。你我二魂相融,若你胜了,这天地之间便再无我杨黄天此人。若你败了,你我融为一体自然了了千年前的因果。可敢?”

“喔?”玉皇大帝哈哈一笑其声震彻空间。“好气魄!以你之实力都敢提出这等方法,本帝有何不敢!来!”

两人心中各有计较,因预估的一时忽略让自己置身于险境的杨黄天除了依仗当年的神念一搏之外别无他法。若是成了,那外面伺机而动的存在自然不是威胁!反正败无可败退无可退只能一博。

而“玉皇”凭借的自然就是自己这足以碾压杨黄天的神力和无匹的自信。

既然目标都一样,都是为了融掉对方占据主导。杨黄天都提出来了,那还战个什么劲?

融!

两大神魂各怀心思均是敞开本命神魂开始与对方融合,为了尽可能的保存实力,他们默契的避开燃魂之争选择了意志的战斗!

“开始了?”接引明王傲立于空。

玉皇顶金身当二魂相融之时起不再狂暴恢复了平静,而那不时的亮起阵阵幽光又显示出了神像空间中那寂静的交锋并未停止。

“明王!吾等

...”大力金刚轻声询问。

“此事吾自有决断,汝等退下吧!”接引明王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打断道话语中容不得一丝的质疑。

泼法金刚闻言一顿悄然与同样站立在侧的大力金刚交换了一个眼神,道:“可是明王....”

“退下!”

泼法金刚话音未落,简单两字犹如一阵狂暴闷雷一般直接在他脑中炸裂。嘴里的话根本来不及再讲出就直接被接引明王一句话轰落云端整个佛魂直挺挺的朝着下面栽落。

“明王息怒!!!”大力金刚面色大变,身为尊佛的他没有丝毫犹豫的直接跪倒,就连泼法金刚坠落也不敢挥手去扶。

接引明王是小西天内地藏佛皇之下的唯一一位主宰级神佛,佛皇常年坐镇轮回殿之上除与命书相关之事已经极少插手阴阳。阳间与阴间十八府域的很多大小事务都是层层管制,最终由几位尊佛代为行使裁决之权。

可以说他们这些尊佛已然站在了阴阳的金字塔顶端!但,有一个存在是他们畏惧的。此人正是眼前这位永远看不出喜怒而且连剃度都不愿理会满头白发的接引明王谢必安!

谢必安这个先王时期的名字当然无人敢提,怕冲撞到这位那阴晴不定的心思!因其性情狠辣果决,与佛修的随性缘法截然不同,造就了其在地藏一脉中的绝对霸道。所以地藏一脉中的众神佛没有一人见到他不心生惊惧。

不过因为他同样不插手阴阳事,露面的次数也非常至少。这倒是让那些畏惧他的人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但,也不乏有运气不好的。

其中最倒霉不过的就是与大力金刚同为尊佛境界的乌巢禅师,乌巢禅师乃上古妖修转道成佛,性情自然与寻常佛修有异。只因一次背后无意间说了一句“卖主求荣的白煞神”被其知晓,差点没生生的被磨灭神魂!最后才在佛皇的干预之下逃得一命。

时至今日,原本在佛皇座下八大尊佛中实力靠前的乌巢禅师变成了最弱的一位尊者存在原因便是在此。数百年过去,乌巢禅师依旧难以回到巅峰,只因错言接引一句话而已。接引明王的煞气可见一斑!

“我说...退下...哦对了,封锁此地阴阳路出入口。什么时候开....看我心情吧!”那狼狈砸落在地的泼法金刚可是佛中之尊,但接引却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只是轻轻的重复了一句。

“遵法旨!”大力金刚闻言连忙扣头谢恩,一个闪身降到地面一把扶起那因神魂震荡而有些神志不清的泼法金刚,化作一股金色气流头也不回的直接回了那碧霞祠内的金身之中。

“此地既已封锁,尔等下神还不退下!难道我谢某太久不出,没人听得懂了?”

话语一落,山巅原本大气不敢出蛰伏的众神佛齐声道了声:“遵法旨!”然后四处分布的神庙中的光芒团团散去,一个个均是借着金身愿力的因果线逃一般的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安静了....”接引明王喃喃着降下身子轻轻的坐在了距离玉皇殿不远处的一块巨石之上。身子一顿,若有深意的朝着远处看了一眼后便如那老僧入定般盘膝闭目陷入沉浸。